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超玄幻三国 317、殷秀的靠山

发布时间:2020-01-16 14:19:45

超玄幻三国 317、殷秀的靠山

朱家、殷家众人很快就被城卫军拿了下来,赶到一块,被城卫军团团围了起来,马车都被砸烂破开,藏在其中的各种财物自然落入了官兵手中。

所有的男子都被搜了身,衣袍撕得破碎不堪,要不是大庭广众之下对女人动粗,会引起围观百姓的不满,败坏军队的名声,恐怕这些城卫军连殷秀等都不会放过。

只不过,从城卫军看众女眷时毫不掩饰的淫邪目光来看,可知一旦到了城卫军的地盘,女眷会遭受何等苦难!

殷登愤怒得脸庞都扭曲起来,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可惜这个时候,想反抗也没有办法了!

殷秀同样是吓得花容失色,她到底只是一个女儿家而已,哪怕修炼了武技,但一直受到父母兄长的宠爱,曾几何时见过这等局面!

在殷登旁边的一个铁甲城卫队长,看到殷登用狰狞的眼神死死的瞪着自己,不禁冷哼一声,嘭的一声,一刀就拍在殷登的脸颊上。

“看什么看!不过是待宰猪羊,信不信老子现在就一刀劈了你!”

殷登牙齿紧咬,脸颊已经高高鼓起来,酱红色的刀印清晰可见,对方这一刀拍打力度何等之沉!

殷朱氏和殷秀皆是惊呼起来,纷纷上前用身体挡住殷登。

殷朱氏神色焦急的看着殷登:“登儿别冲动!”

铁甲城卫队长用铁刀指着殷登的脖子,又看了看殷朱氏和殷秀,嘿嘿笑了起来:“你这商人妇和小娘皮倒是长得细皮嫩肉的,待会好生侍候老子和这帮弟兄,老子一高兴,说不定就会将尔等放走!”

“娘亲让开!”

殷登终于忍不住了,眼中怒火喷发,口中猛喝一声:“狗官,我和你拼了!”

说着,他浑身白光一闪,低头猛然朝铁甲队长狠狠撞了过去。

殷登乃是殷家长子,资质虽然不如殷高这个文武同修的天才,但也将武道境界提升到三品中期武师层次。

尽管被捆绑起来,如此奋力一撞,势大力沉,也将骤不及防的城卫小队长撞得整个人飞起来,明显可以看到被撞的胸膛都凹陷下去,估计本条命没有了。

殷高暗叫不好,张口一吐,口中有一道白芒飞出,宛如灵蛇一样旋至身后,在手腕上一划!

白光为一把一指长,薄如蝉翼的小刀,乃是一品文宝,是当初殷高从一个蛮族老人手中得来,掺有天麻丝,以桐油泡浸,极为坚韧的锁元索,被小刀一割,瞬间断裂。

这个时候殷高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对方明显是要拿朱家开刀,就算他老实被擒,估计殷家也难逃一劫,还不如奋力一搏,看能否带领娘亲兄妹等逃出益州城!

蝉翼小刀再次一闪,捆缚张山的锁元索也被砍断!

“都跟我来!”

殷高大喝一声,右手一探一拿,抓着身边一个兵将的铁刀,随后左手成拳在对方胸膛一捣,便将这个城卫兵打得倒飞出去,手中的制式铁刀也落在殷高手中!

城卫军顿时炸怒起来,因为殷家附近有众多城卫兵,免得误伤没有发射弓弩,还是怒吼着殷高扑了过来!

殷高武道修为只是三品武师中期,文道修为也堪堪进入三品藏精境,但两者结合起来,战力甚至比张山这个三品后期的凝血境武师更加凶悍。

这一柄铁刀挥舞起来,白光暴涨,气势凶悍,死死的将扑过来的城卫军挡在身前。

张山这个湖很清楚不把局面弄乱,是决不可能杀出城去,当下也不管朱家的人愿不愿意,夺自城卫军的铁刀不断朝着朱家众人困在背后的手腕砍去,割断锁元索。

他口中则是大吼起来:“他们不给咱活路,大家跟他们拼了!”

胡链和戚季这两个武师,却是刻意躲藏起来,分明不想与城卫军为敌。

让他们对付山匪乱兵什么的或许可以,对抗永州军如此明显的找死行为,显然两人是不会做的。

事实上朱家队伍中也有很多同样心思的人,张山故意扰乱局面,便是设法逼他们出手。

城卫军将朱家车队众人围在一起,倒是给了张山浑水摸鱼的机会,一下子局面就混乱起来。

城卫军可不管朱家人有没有参与反抗,刀盾手速度组建队列,一排排的杀了过来,弓弩手则是拉开距离,只等军将下令,强弓劲弩便会狠狠射杀这些不知死活的家伙!

在这个时候,朱家人也没有得选择了,他们心中其实也清楚,既然雍闿要拿朱家开刀,不管他们反抗不反抗都是死路一条。

为首的老者双目圆睁,一掌就将前面几个城卫军劈飞,口中大吼起来:“都跟我杀出城去!”

朱家两个四品武宗出手,自然不是普通城卫军所能抵挡的,那个没有收受贿赂的城卫军大将,脸色猛然一沉,身体如同大鸟扑起,人还在半空,手中的钢枪就已经幻化出数十道枪影,狠狠的朝着朱家众人刺击下来!

城卫军另外两个四品武宗也先后出手,如同虎入群羊,一双铁掌在身前显化出重重掌印,带着凛冽之极的杀意,如同山岳一样朝着朱家两个四品武宗镇压过去!

虽然大家都是四品境界,但这两个城卫军的武宗,都是从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强者,不管是战斗意志还是杀戮经验,都绝不是朱家两个武宗可以相比的。

只是片刻之间,朱家两个武宗便一声惨叫,被铁掌印在胸腔肩膀位置,先后飞了出去,鲜血喷吐!

那个城卫军的大将,钢枪如龙,啪啪啪的就将十几个朱家侍卫震飞,同时枪尖一点,直取殷高面门,枪还没有至,枪芒就已经刺得殷高面庞生痛。

殷高顿时大惊,他虽然文武同修,战力比拟四品武宗,但在饱经杀戮的四品巅峰大将面前,如何能有还手之力!

张山双目尽赤的合身飞了过来,铁刀猛然砍在钢枪之上,却被恐怖的力量针的双臂断折!

殷高拼尽全力,铁刀狠劈在枪头之上,但也是双臂剧震,瞬间失去了战力,跟着肩膀被枪杆一拍,肩骨碎裂,整个人毫无反抗之力的被拍倒在地。

城卫军大将一迈步便到了殷高面前,嘴角微微一敲,眼中闪过残忍嗜杀之意,手掌往上一抬,握住抢杠中部,在殷高绝望的目光中,闪烁着寒芒的枪头便要朝殷高的咽喉刺落下来!,

“住手!”

陡然之间,一声充满威严的沉喝从城门之处传来:“究竟发生何事?”

城卫军大将的枪尖已经到了殷高咽喉支持,锋锐的枪芒已经刺破了殷高的皮肤,不过却是稳稳的停了过来,目光往城门方向一看,便见到一个虎盔钢甲大将骑着一头威风凛凛的烈火狮子走入城内。

城卫军将领自然知道,这个骑着烈火狮子将领,乃是益州军真正的高层,雍闿的族人兼心腹,官至征北将军的六品大将雍童!

雍闿起事之后,大肆封官,四五品官员随处可见,但掌控军权的四镇将军却是极少,更别说高居六品的四征将军!

雍童绝对是永州军中最具有权柄的几个人之一!

与雍童并排走在一起的浓眉虎目,颔下一丛浓密赤红胡子的,赫然是三州联军越州军高定部的高涛!

和雍童一样,高涛也绝对是越州军的重要将领,地位和雍童在益州军中差不多。

城卫军将领虽然是牙门将,麾下三千兵马,但和雍童、高涛比起来,那又跟蝼蚁一样了,这两个六品大将,谁麾下没有三十万以上的兵马?

最让城卫军将领震惊的是,雍童、高涛两人,竟然是左右分走,中间另有其人,是一个不过二十出头,容颜甚至有些稚嫩的银甲小将!

这银甲小将,胯下是一头奇怪猛虎,长有双翼,虎尾则换成了两条分叉的长长蝎尾,黑漆漆的如同九节铁鞭。

三将后面,是数百精锐骑兵,皆是杀气凛然,实力强横,尤其是中间两百黑色全身战甲的黑铁马骑兵,血气浓烈,略微靠近都能让人窒息,竟然都是三品武师强者组成!

黑甲骑兵队列之中,竖起一面黑色战旗,上绣一杆威风凛凛的大戟,旁边则是一个邓字。

城卫军将领呼吸都有些不畅起来,哪里顾得了殷高,连忙快速上前,先后跟雍童等行礼之后,才解释说道:“这些人本是城中士族富户,有通敌嫌疑,意图混出益州。”

“末将意图擒下他们之时,竟然暴起对抗末将兵马,因此末将出手打算将他们斩杀当场,以儆效尤!”

雍童微微点头:“这等不仁不义之辈,该杀!”

“尔等将他们拿回军营再行处决,别惊扰天水郡贵客!”

城卫军将领松了口气,连声称是。

居中的银甲将领倒是没有什么表情,在雍童和高涛指引之下,便要朝着城内走去。

忽然间,一声焦急的娇呼传来:“邓大哥,救我!”

银甲小将眉头一皱,朝声音传来方向看去,顿时一愣:“秀秀,你怎么在这里?”

荆裙脏乱的殷秀心中猛然一松,听到银甲小将如此说道,知道自己没有认错人,连忙带着哭腔的说道:“当初楚大哥送我到了益州城,我们一家投靠到舅舅家。”

她深深的吸了口气,又急声说道:“邓大哥,求求你救救我娘亲他们!你跟他们说,我们不是有心反抗的!”

当初殷秀在清河村楚家大宅住了一段时间,虽然深居简出,但当时邓子滔作为楚河的亲卫,多次出入楚家,因此殷秀才认得出邓子滔来。

雍童和高涛一听,心中猛然打了一个咯噔,能和邓子滔相识,口中还说是楚大哥送她到益州,这楚大哥是谁?莫不是楚河楚潜渊吧?

这一次他们好不容易才将潜渊卫这个队长请到益州,等邓子滔视察过益州的情况,才会决定以什么的价位,出售多少兵甲给永州军和越州军兵甲,提升两军战力。

要是因为这样,坏了雍闿和高定的大事,恐怕就算雍童和高涛都担当不起!

两人目光都不自禁的朝着邓子滔看去,心中已经将这个城卫军将领骂个狗血淋头了!

邓子滔微微沉吟了一下,跟着对雍童和高涛笑了笑:“雍将军,我看其中怕有什么误会之处。秀秀曾经在清河村住了一段时间,和我家主公相识,应该不至于投敌叛变,不如请回去好生询问一翻,再做定论?”

这个请字,已经说明了一切,询问同样如此,邓子滔已经下了结论,谁还敢拷问殷家的人,得出一个投敌叛变的罪名?

如今的常定军,可不是只有兵甲的土大户,而是真真正正的霸主。

连吕布和诸葛亮亲自出手都对付不了的敌人,能让诸葛亮拿出天水侯爵位来收买的狠货色,在通天河战场处处受阻的三州联军,拉拢楚河还来不及,哪里敢得罪之!

看着殷秀眉清目秀的,长得也是可人,还在清河村住了一断时间,使得楚河亲自送她前来益州,说不定是楚河楚潜渊的相好!

雍童又在心中狠狠的骂了一句那个城卫军将领,口中却是哈哈笑道:“邓将军说笑了!既然是楚帅的朋友,肯定不可能通敌,何须请回去询问!”

随后,他把头一转,眼中闪过一丝冷厉杀气,狠狠的瞪了城卫军将领一眼,沉喝说道:“还不快快放人!”

他略微一顿,又补充说道:“请来军中最好的医师方士替楚帅的朋友检查伤势,若有任何差池,本将唯你是问!”

画风转变的如此之快,城卫军将领都有点接受不来,但他自然看得出雍童眼中闪过的是真正的杀意,显然真有任何问题,引得这个邓将军不满,雍童肯定毫不犹豫的拿他项上人头来讨好邓将军。

邓子滔也没有多说什么,随后招呼过雍闿和高涛,继续往城主府的方向而去。

殷家众人,还有朱家的人,也是愣住了,傻傻的看着殷秀。

这殷家的女儿,隐藏得竟然如此之深,背后的关系硬的连雍童和高涛都要巴结?

要是殷秀早摆出自己的靠山,朱家哪里需要冒险离开益州城?说不定还能和十大豪门士族一样,在这场混乱中获取无尽好处!

广平县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大庆油田总医院集团乘风医院怎么样
癫痫病广州哪家医院治的好
聊城看癫痫病需要多少钱
陕西治疗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