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我的魔法时代 220.迪士累利骑士的烦恼

发布时间:2019-12-04 03:22:42

我的魔法时代 220.迪士累利骑士的烦恼

夜里,天空中下起了小雨。

不过对于我们这支小队来说,却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雨水将洗去林中所有残余的味道,也会让那些巨型蜘蛛们躲进茂密的树冠中,它们可不喜欢在雨天活动。

这样一来,我们这支兽人小队就趁着夜色,顶着小雨,迅速离开这片山岭。

塔卡马喜欢夏季的丛林,也习惯了站在雨中巡逻,她是一位非常棒的丛林斥候。

在蛮荒沼泽的热带雨林,一年之中有一大半的时间都在下雨,所以塔卡马在雨中奔跑的时候,比平时还要快,她的眼睛在黑夜里依然可以看得很远,她可以轻易的发现潜伏在暗夜里的危机。

有她在前方侦查,我们可以避开所有躲在树冠里的巨型蜘蛛,它们就是主人们布置下来固定哨岗,在特鲁姆据点的外围丛林里,每隔一定距离,在密林的树冠上就会盘踞一只巨型蜘蛛。

这些巨型蜘蛛有明显的领地划分,几乎每一只的巨型蜘蛛都不会随意的越界,即使在这样伸手不见五指的雨夜,地面上泥泞而湿滑,塔卡马能够引导我们准确的避开几乎所有巨型蜘蛛守卫。

……

无名山谷之战,能杀掉这队蛛人战士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最后的关头,兽人战士们有些犯傻,选择了从正面击溃这些蛛人,尽管那时候的蛛人战士实力已经不足平时的一半,但是这些如重甲骑兵一样的大块头们,依旧给我们带来了不少的麻烦,队伍中有很多兽人都因此受伤。甚至有三位运气很差的兽人战士躺在担架上,一路被其他人抬着前行。

所有的兽人战士都显得很疲倦,但是我们需要迅速的远离那片区域,我相信明天早晨之前,一定会有蛛人发现,他们失去了四十七位英勇的战士,也一定有大量的巨型蜘蛛,搜索这片区域的丛林,我们要连夜转移到足够安全的区域。

感谢水神伊娃,能在今晚下起了这场雨。

琪格穿着一件全黑的魔法长袍,头顶上带着一顶大大的锥帽,把自己完全的遮住,这种魔法长袍就像是一件雨衣,也路比较难走,我让琪格坐在鲁卡的肩膀上。

在雨中,我能感受到充沛的水元素,作为一名水系魔法师,我发现自己的魔法恢复速度有着明显的提高,大概能提高百分之二十的魔法恢复速度,无比迅速的恢复魔法力,让我一路上都在不停的给受伤的兽人战士们释放‘水疗术’,我希望他们的伤迅速的好起来。

在这片黑森林里,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将会发生什么,所以一定要兽人战士们尽快回复到最佳状态。

我们的队伍后面,还跟着那些重装步兵团的残兵,步兵团的团长清点人数的时候,发现两百人的重甲步兵团,现在剩余的人数不足八十人,而且又四分之三数量的战士受到不同程度的伤,所以在打扫战场,草草的掩埋了同伴们的尸体之后,那位步兵团的团长就走过来与我们攀谈,并表示出自己的感激之情。

随后,这位团长才知道我们竟然是帝都皇家魔法学院里的魔法师,至于这些兽人战士则是属于我们的扈从,以兽人战士作为扈从的贵族,在格林帝国里面还是非常少见,但是我和琪格是身份高贵上的魔法师,没什么事是不可能的,那位团长大人并没有过多询问,比如:为什么会在历练中,一下子带来这么多扈从之类的话题。

我也通过这位团长大人的自我介绍,才知道他们并不是来至于杜尔瓦省的重甲步兵团,而是隶属于萨摩耶大公爵的次子阿曼德候爵与诺拉.安琪博尔德公主的儿子——年轻的霍勒斯伯爵大人的私人卫队,霍勒斯伯爵在杜尔瓦省以西有一块领地,他们从那里来。

我和琪格对望了一眼,没说什么,不过从琪格的眼睛好像是在告诉我,她知道关于诺拉.安琪博尔德公主的一些故事,好像他们在格林帝国的诸多王室成员之中,拥有着一席之地。

因为赶着尽快撤离这片地区,时间显得很仓促,我们并没有聊太多。

有很多战士在第一次大溃败的时候,就已经跑散了,那位步兵团团长整合了一下人数,请求跟我们一起走,我答应了他的要求。

他们死了很多人,剩下来的这些步兵战士,也是浑身带伤,勉强跟在我们队伍的后面。

这些重甲步兵团的战士们并不傻,他们清楚的知道,在这片充满里蛛人战士和巨型蜘蛛守卫的从里面,只有跟在我们的身后,才或许能够有机会活下来

兽人小队徒步绕行到特鲁姆据点外,东侧崇山峻岭的边缘地带,这里遍布着丘陵,与埃尔城位面安提亚山区的地貌很相近,不过这里一样遍布着丛林,兽人战士们显然更适应这样的丘陵地带。

塔卡马对我们说:这一带森林里的巨型蜘蛛守卫布置的并不算密集,而且分布的蛛人战士小队也很少,可以选择在这里休息一晚。

如果不是兽人战士们都精疲力竭,根据蜥人侍女塔卡马提供的情报,我甚至想要带着一些兽人战士,将这个地区的蛛人战士小队都偷偷的吃掉,这里蛛人战士小队,竟然都是五人至八人一个小组,对我们而言,吞掉这些蛛人战士小队,并不算困难。

“还是先休息一下吧!”卡兰措撩起头上的帽兜,打量着四周的山林。

然后她接着对我说:“我们可以像是在埃尔城外狩猎野蛮人那样,就在这片丘陵之中,趁着那些蛛人们没反应过来,悄悄地将那些蛛人小队全部吃掉,让那些蛛人们知道我们来了!”

她的眼中充满了对战争的热忱,不过此刻尚能保持一份理智,毕竟这些兽人们经过了一场大战,体力透支得非常严重,他们需要休息!

……

在丘陵地里,我们找到了一处地裂带的断层,这里有一条天然形成的很大的岩石裂缝,这里拥有足够的地方遮风挡雨。

兽人战士们好像已经习惯了这种狩猎生活,他们抵达这里之后,并没有坐下来休息,每个人都有明确的分工,有的兽人将背上的牛皮卸下来,有的兽人去林子里砍一些粗壮的树枝,有的兽人则是寻找到一些合适的石块支起锅灶,有的兽人负责生火烧水,准备热汤和烤麦饼。

他们配合着支起了一些生牛皮的帐篷,并将那些湿漉漉的皮甲拖解下来,放在火堆旁边烘烤,这些湿漉漉的皮甲在身上穿久了,很容易生病,而且在雨夜里行军之后,他们需要烤烤火,喝上一碗热汤,填饱肚子,美美的睡上一觉。

兽人战士已经习惯了使用‘聚火术’魔法卷轴。

宿营的时候,兽人战士们不会捡拾那些细树枝与甘草,主要选择一些最耐烧的树木,直接砍倒之后,一段段木柴被劈得十分规整,然后将‘聚火术’魔法卷轴放置在炉灶里展开,等着红色的火焰窜出来,再往里面添加大量的粗劈柴,很快就将火升起来。

这种火焰的温度很高,很快就会将大铁锅里的水烧开,然后他们会将如砖头一样的肉松饼投进沸水锅里用大火熬煮,也有人会将一罐罐午餐牛肉罐头添进去,甚至有兽人还带着一些脱水的香草碎屑,根本不用等太久,一锅香浓的肉汤就会飘出浓郁的香气。

这时候,那些如脸盆一样大的烤麦饼,都会堆在炉灶的边缘,借着炉灶边缘的余温,就能将它们烤热。

兽人战士们每人手里都拿着一只如同大号茶杯一样铜制饭盒,非常有秩序的轮流在大铁锅旁边打一份肉汤,领上一份麦饼,然后坐在篝火旁边,一边不停的翻烤着那些湿漉漉的皮甲,一边默默地啃着麦饼,喝着肉汤,一旁的那些重甲步兵团的战士们有些傻眼了。

什么时候,这些兽人们的饮食居然比他们这些正规军还要讲究了?

居然可以奢侈的使用魔法卷轴生火,吃的精细小麦粉制成的烤麦饼和肉汤,最关键这些肉汤都是价格昂贵的肉松和午餐肉罐头煮出来的,这种伙食标准,在格林帝国军队中,是那些构装骑士们才会拥有的待遇。

然而这些兽人们看起来,早已经习以为常!

……

步兵团也躲在距我们不远石缝里宿营,并开始生火做饭。

他们的营帐都是粗亚麻布与毛毡布,被雨水淋湿之后,背在身上显得非常的笨重,他们选择借助一半石壁,将树枝倾斜着搭在石壁上,然后将那些毛毡覆盖在树枝上,这样一来,简易的窝棚就搭好了,唯一的缺点就是有点潮。

森林到处都是树木,但是这些树枝都被雨水淋湿了,纵使能够点燃,也会冒出大量的浓烟,尤其是在这种雨天,大量的浓烟飘散不出去,将那些重甲步兵团里的战士们呛得不停地咳嗽,要不是琪格施展了风系法术将这些浓烟吹走,不知道这些步兵团的战士还要折腾到什么时候。

等步兵团的士兵们艰难的生起了火,兽人们已经开始用餐了。

他们带的干粮是一种掺进去一些蔬菜、盐和剁碎了的动物内脏的杂粮饼,这种行军干粮在格林帝国据说很流行,这种杂粮饼不需要加热,可以随时食用,吃起来非常的方便,而且可以存放非常久,唯一的缺点就是有点硬。

不过,只要烧上一锅开水,将硬邦邦的杂粮饼敲碎了放进碗里,将热水浇在上面,那些杂粮饼立刻会变得很软烂,至于吃起来是不是香喷喷的,那要取决于吃饼的人到底饿不饿。

显然,这群重甲步兵团的士兵们是非常的饿了,虽然在此之前,无比的羡慕兽人战士的的伙食,等他们开饭的时候,一个个也是狼吞虎咽,吃得十分香甜。

……

一块块被切得很整齐的魔羚羊的肋排从封魔箱里取出来的时候,还冒着丝丝凉气。

一直以来,琪格对于吃的东西要求都很高,很多不方便保存的食物,都会放进封魔箱里,在琪格的魔法腰包里,那些封魔箱只能装两种东西,一种是需要新鲜保存的稀有魔法草药,另一种就是新鲜的食材,她可不愿意将那些魔兽身上散发着魔法力量的魔法材料放进封魔箱里保存。

平锅里黄油被烤得滋滋直响,随着它慢慢融化,散发出来一种香甜的味道,将一根根带骨的羊肋排摆在平锅里,随后每一面都煎的金黄,以便锁住鲜肉里的水分,然后慢火烤成五分熟。

这种魔羚羊肉吃起来,除了鲜嫩之外,其实并无太多特别之处,最关键的还是调制的秘制酱汁是否符合口味,我将一份羊肋排装进盘子里,淋上一些酱汁,然后在放进去两个洋葱圈,一片烤面包,摆在琪格的面前。

随后又同样的,将三块肋排,两根烤肉肠,一些洋葱圈和一摞面包片装进盘子里,摆在重甲步兵团团长迪士累利骑士的面前,对他淡淡一笑,说道:“您一定是饿坏了吧,请慢慢享用!”

“感谢两位魔法师大人丰盛的晚餐,如果我还能再见到霍勒斯伯爵大人,我一定将您所做的这一切,如实的转告给伯爵大人,是您在刚刚山谷的战斗中,挽救了我们的重甲步兵团,请允许我想你致以最崇敬的谢意!”迪士累利骑士显然受过贵族传统礼节教育,他坐在木凳上,将身体挺得笔直,脸上充满了感激之色。

迪士累利骑士身上的银质铠甲已经脱掉,里面穿着十分柔.软的羊皮马甲,脸上的胡须打理得一丝不苟,虽然看起来,神情稍显有些狼狈,但是十分的有礼貌。

我给自己面前的盘子里,也放了一块烤羊排,然后抬头示意塔卡马不用在一旁服侍,赶快去吃饭。

随后对迪士累利骑士问道:“您和您的重甲步兵团,怎么会在这时候,出现在特鲁姆?这里的特鲁姆据点已经被蛛人战士们层层包围了!”

听见我这样说,迪士累利团长的脸色变得苍白,额头马上浮出一层细汗。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版阅读址:

甘肃省肿瘤医院怎么样
上海儿童医院刘新琼
金华白癜风医院
云南哪家医院治癫痫病有效
九江妇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