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恶魔猎手想回家 64.实验

发布时间:2019-12-04 07:45:26

恶魔猎手想回家 64.实验

新月城,地下。

阴暗的地牢里,一名狂躁的兽人不断撕扯着魔法强化过的铁链,用牙齿撕咬着钢铁,发泄实验后带来的狂暴。

他浑身通红,胸口一个可怖的大洞里塞着一颗急速跳动的熔火心脏,血管连接着这颗心脏和兽人的身体,几乎都要难以控制住这颗想要挣脱束缚的心脏。

兽人痛苦的哀嚎着,这种剧烈的疼痛几乎让兽人想用双手把自己给掐死。

“萨沙,坚持住,你将会是利刃部族最强大的战士。”

一旁的兽人萨满伛偻着身子,想要去握住萨沙的手,却被萨沙一下子拍打开来。

“多尼尔……不行……我快要受不了了……我……我辜负了你们……”

萨沙痉挛般抽搐着自己的身体,任由那颗通红的心脏疯狂地抖动着,拉扯着萨沙的身体。

多尼尔召唤了周围所有能够聚集到的水元素,将其包裹住了萨沙的四肢。

“我只能这么做了,萨沙,一定要坚持住,如果成功了,南方联盟将会一改之前的疲软,将会把圣岚朵从地图上抹掉,我们将拥有足够的资源和土地,我们不会再因为食物的缺乏而自相残杀了。”

“没有战争,没有饥荒,没有洪水,没有暴风,我们的孩子将拥有一个和平富饶的时代,想想他们,你得坚持下去……”

多尼尔有些内疚,他看着萨沙惨绝人寰的模样,几乎想要同他一起承担这份痛苦。

把都压在一名兽人战士的身上,这本身就是一种不负。

多尼尔咬了咬牙:“萨沙,如果你真的受不了了,我会去让他们把你原来的心脏换回去的,抱歉,我不应该把南方联盟的全都压到在你的身上,这是我的无能。”

“不……多尼尔……”萨沙的眼睛渐渐失去了神采,“我想我……能够坚持地下去……”

萨沙的眼睛彻底变得通红一片,瞳孔被火焰一般的颜色遮盖,胸口裸露在外的熔火心脏渐渐平息,似乎因为宿主的死亡而停止了跳动。

“抱歉……萨沙。”

多尼尔闭上了眼睛,将水元素散去,沉痛地摸了摸萨沙光秃秃的脑袋,将一颗不知名的野兽牙齿放到了萨沙的胸口,慢慢站起身,念诵着古老的铭文。

身边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黑色的伛偻身影,他的手上握着一根骷髅法杖,站在了萨满的身边。

多尼尔知道他已经来了,但多尼尔并没有回头,他只是平静地念诵完铭文,才转过身去。

“你杀死了一名高贵的战士,特朗

,”多尼尔有些悲痛地说道,“当然,你的帮凶是我,如果不是我请求萨沙,他不会变成这副模样。”

被称作特朗的兽人摇了摇头,将骷髅法杖轻轻点在了萨沙的脑袋上。

“请不要这样侮辱一名战士的尸体。”多尼尔警告着特朗,将骷髅法杖推开。

“不,多尼尔,”特朗再一次摇了摇头,“我们成功了。”

“成功了?”多尼尔有些愤慨,“如果你认为将一名精英战士送到地狱里算作一种成功……”

特朗伸出手,打断了多尼尔的话语。

“仔细看看,多尼尔,萨沙现在状态很好,很好。”特朗轻轻地说,他慢慢用骷髅法杖点住了萨沙的脑袋,画了一个圈。

萨沙在多尼尔惊悚的目光下,转悠了一下脑袋,想要站起身来,却被锁链给束缚。犹豫了一下,萨沙轻轻扯动锁链,将它从墙壁上拔了出来。

“萨沙……你还好吗?”多尼尔顿时有些欣喜的不能自拔。

“我……还好……发生了什么?”萨沙摇头晃脑,“我感觉我好像成功控制了这颗心脏,特朗术士?我是成功了吗?”

“你成功了,”特朗点了点头,“但是没有太成功。”

“有什么隐患吗?”多尼尔担心地问。

“没有,”特朗摇了摇头,“这颗心脏原本能够让你直接晋级到史诗级巅峰的,但是你没有完全吸收其中的力量,只是到了下位史诗而已。”

多尼尔松了一口气。

“没有关系……能够活下来,就是一件好事。”

特朗慢慢走近萨沙,仔细地观察着这颗在萨沙胸口被驯化了的心脏,伸出手来摸了摸。

“真是完美,不枉我们费劲千辛万苦抓住了那两只大狗。”

“两只?”多尼尔问道。

“是的,还有一只已经被卖给洪流城的法师了,我们只是将其中一只的心脏剖了出来,不过没有想到的是,失去了心脏的大狗仍然能够活动自如,我们懒得管它,就让它被圣岚朵的冒险者拿走了。”特朗解释道。

“而这一次,他们还敢从杜兰德手里偷东西,”特朗咧开嘴笑了笑,“甚至有胆量拿到新月城来拍卖,这难道不是自寻死路吗?”

特朗的身体一颤一颤的,笑声显得诡异无比。

多尼尔突然一把抓住了特朗的肩胛骨,强大的力量让特朗顿时丢下法杖,跪了下去。

虽然是一名萨满,但是多尼尔仍然有着一名精英级巅峰的战士力量和敏捷,在这么近的距离下偷袭,下位史诗的特朗猝不及防就被偷袭成功了。

特朗龇牙咧嘴地回头看着将他按倒在地上的多尼尔,眼中的愤怒一瞬即逝。

“你到底是为了利刃部族,还是古墓议会,特朗。”多尼尔静静地说。

“你不会理解我们的。”特朗笑了笑,但随着多尼尔手上力量的加大,他也笑不出来了。

“送葬者的灵魂即将回归……我们将会把这个世界原本的模样展现给你们看看……”

特朗感受到自己的肩胛骨已经被捏碎了,多尼尔正在挤压着特朗的血肉,已经拧出了丝丝血水。

“我问的是,你是为了利刃部族,还是古墓议会,特朗,回答我,”多尼尔手上的力气渐渐放小。

“我们是为了这个世界……多尼尔。”疼痛让特朗说话有些断断续续,作为一名术士,他已经快要受不了这种强大的压力了。

多尼尔松开了手,看了看一旁的无动于衷的萨沙。

“这只是萨沙刚刚的痛苦的万分之一,特朗。”

宝鸡市康宁医院预约挂号
阳东区妇幼保健院
佛山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湖南治疗癫痫病有哪家医院
山东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