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流年】金鸡凤凰(小说)_a

发布时间:2020-01-17 01:24:57

生水老者第二次来到我办公室的时候,我被临时招去县行政中心会议室开会。电话里我告知他,村里反映的情况我会尽快组织去调查。因为县里会议不知要开到多久,叫他不要到单位等我。

生水和他的乡亲们从阜田乡下赶四十多公里车来一趟城里不容易,要他们不要等我,可能他们又会想多。电话那头,听得出他有些失望。

会议室,坐着乡镇和县直单位十多位负责人。县长袁守旺同志要听取这些乡镇和单位关于峡江水利枢纽及附属同南河工程的情况汇报。

县教育局汇报了枫江小学建设征地遇到的问题,袁县长明确要求以国土局、财政局、移民办、枫江镇为主,协 育局一并解决。

县移民办汇报了同南河工程施工过程中遇到两大棘手问题,一是同南河工程按施工设计图征地时,有号称“全国第一大村”的盘谷镇谷村李家老屋、街上与枫江镇坪洲村委会毛家、芷尾坑发生被征林地权属纠纷,盘谷部分村民擅自请挖机在山场随意开挖山界,意欲将被征用的林地纳入相邻本村山场权属范围,致双方村民现场发生冲突。规划范围内400余亩土地征不下去,严重影响工程进度;二是同南河所经枫江镇的洲桥毛家村山脚下,有79座坟墓急需迁移,涉及影响征地100余亩。经了解,这些坟的坟主是阜田镇南塘上边村民。洲桥毛家村民说墓葬土地权属属于是毛家所有,且有权属证为凭。而南塘上边村民则持相反意见,说坟墓地是封建时期就已陆续安葬,属上边村祖坟地。现上边村里因为林地资源有限,当下已经没有迁坟重葬山地。若要强迁,要求解决迁坟土地,为此,上边已经组织部分村民到县直相关单位。

列席会议的同南河工程指挥长王立明(吉安市水务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心情显得特别压抑:“这些问题出现是有预料,也是难免的,况且是国家重点工程项目。问题是我们应当尽快拿出可行方案加以解决,我工地上有上百辆工程机械,不要说延误工期,就是怠工一天,这些机械停止作业,经济损失也难计算,所以请求吉水县地方大力支持,稳妥解决。”

袁守旺县长抬起头,目光落在枫江镇党委书记胡全承身上。胡全承在座位上欠了欠身子,调整一下坐姿,压低了声音:“这些事大都落在我们镇里,我们感到压力很大,弄不好就会出现,问题就更难办,应当是县管的事,……”袁县长紧皱眉头,说:“问题出现了就要面对,逃避和推脱无济于事,现在我不是来听你们讲困难发牢骚。我要批评你全承,你说是县的事没错,难道你能说不是乡镇的事么,你能脱离县,啊?现在是要大家一起会商,把问题平稳解决好。我看,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凡问题涉及到各部门的,就要按职能职责对号入座担起责任。要形成合力,今后不得再推诿扯皮。山林纠纷和迁坟问题由林业、农业、国土、法制部门牵头解决,所在乡镇配合做好工作。各挂点乡镇的县级领导负责召集解决你所挂乡镇的事情,下次我要听取挂点乡镇的县级领导汇报进展情况……”

盘谷镇党委书记叶太表态,要依法办事,坚决打击那些借征地拆迁搬弄是非,企图浑水摸鱼违法犯罪现象,我镇无条件支持和配合行动。

会后,同南河工程挂点的县政协副主席杨发生,示意林业、农业、国土、法制、移民等单位参会人员暂留一会,他根据会议要求,对四个单位做了简单的工作分工与安排。

第二天上午8时,农业、国土、法制、移民相关单位抽了业务人员在县行政中心北门集中,我代表林业部门,亲自驾车一同下到枫江镇调查摸清情况。到达枫江镇后,胡全承书记在镇会议室组织座谈会,在详细听了同南河工程所涉村的驻村干部情况反馈后,带队的县法制局局长毛菊生总结说:“从各方情况分析,同南河工程征地不能顺利进行的原因是由于枫江、盘谷、阜田三个乡镇相邻村庄土地权属纠纷引起。说句不好听的话,村里老表都想趁机设定条件挣点利益或多得一点国家征地补偿款。这里要分清是真纠纷还是假纠纷,如果以大欺小以强欺弱无故制造纠纷事端就是侵权,政法部门就要介入打击。如果是权属不明界址不清,那就可能是真纠纷,就要依法着手调处。现在,我们工作组先要去村子里调查和收集各方主张土地权属的各类事实和依据,然后再到现场勘查界址。只有调查、勘界完毕,对照相关证据综合分析各方主张和依据,再向县里提出解决方案。”

在驻村干部的带领下,我们驱车前往坪洲村委会分别调查询问了年龄54岁的芷尾坑村组长彭吝根和47岁的毛家村组长毛春根。毛菊生询问,我做笔录。彭吝根说盘谷街上、老屋两村由村民李根保、李细德领头,带了约40位村民在山场用挖机撩壕挖界,往枫江山场范围扩大山界约100多亩,事情反映到双方乡镇,两边的镇都派了分管领导到现场劝阻和制止。毛春根说,森林公安也到现场,说是现场没有违法采伐林木,因此不好干预,森林公安转了一圈走了。调查中,我们了解到征地山场在1990年9月20日已经过县行政裁决并生效。林权改革时,坪洲毛家、芷尾坑组已经依据行政裁决书载明的山界,申请颁发了新林权证。

下午,我们由坪洲毛家、芷尾坑村民带路,到了争议的山场。他们称山场名称叫“虎形至埋仔坑”。我对照裁决界址图,核查新林权证登载的界址万分之一地形图,两者相符。我们在山上绕界走了一圈,山场杂草、灌木、马尾松丛生,还有人工造的零星湿地松,树龄都在12年以上。他们说盘谷老表人多势众,根本不认可县原已裁决的山界。

我们的工作方法是先听先看,在没有全面调查了解情况之前,不给各方做任何结论性意见。

又过了二天,我们约定去盘谷镇了解情况。盘谷镇回话说,有几个村干部进城办事去了,要下午稍晚才能回。我们约定下午到达盘谷镇,镇党委书记叶太、镇长唐小兵在接待室等我们,说老屋、街上的村干部电话告知要晚饭后才能到镇里来,那个领头挖沟的村民也会过来。

在接待室闲聊时,叶太说,从我了解的情况,盘谷单方撩壕挖界沟,村干部没有主导和参与,蛮讲政治。挖界是村里几个对村干部有意见的不法村民私下挑起的,上级要严肃处理,不然,村里没法开展工作。毛菊生说,等一下找他们村干部询问,再来分析界定。

17时12分,那个领头挖沟的村民李细仔先到镇里,我们先行询问他。他回答挖沟界是按照本宗族“恭默堂”谱载的“麻坑山”山界挖的,一是为了森林防火,二是挖清山界避免以后纠纷。

毛:“你是否知道解放后土地确权经历了土改、合作化、四固定、林业三定几个阶段?现在全省又在搞林权改革重新核发新的林权证,族谱记载的山界不能作为现在确权依据。”

李:“听说过打土豪分田地,以前枫江很多山地都是我们的。”

毛:“是啊,封建时期是你的,现在的天下就不一定还是你的。你清楚在1990年县就已经对你村与枫江毛家、芷尾坑争议的那个山权作了裁决么?”

李:“知道,但我村不服裁决,当时还向县、法院写了申诉材料,但不知为什么没引起重视。”

毛:“你村有哪些村民到山场挖界?”

李:“是我恭默堂村民自发组织,请的吉安人挖机,工价每小时约200元。我盘谷村也有其他宗堂在挖界圈地栽树,比如三堂。现今挖沟是大村内部矛盾,不是针对和其他村。”

毛:“你村里有哪些内部矛盾?”

李:“一是沙场采砂混乱,村干部参与;二是其他宗堂也都在圈地栽树;三是我村中两口水塘本来用做消防蓄水,被村干部批准填塘建房。”

毛:“这是你村里内部矛盾,怎么扩大为外部矛盾,牵连人家枫江镇村子,既然有合法有效的裁决证据,应当依据裁决界址为准,你们应该恢复裁决书上载明的界址。”

李:“我个人无权表态。领导,你知道不,村民对村委会很大不满,因为村委会不组织群众去把山权争回来,而且我们挖沟前与镇也有过沟通,镇也不采纳。”

毛:“这说明干部比你们觉悟高,法律意识强。通过了法律途径解决了的纠纷,难道又要重新挑事,害人害己?”

李:“总之,村里 00多户,我无权表态。”

询问完毕,要李细仔在笔录上签字,他拒绝。问完话,他就出门驾车离开了镇。据了解,这个李细仔有个姨表哥是市里一位有名头大老板,近些年带携他搞建筑工程赚了些钱,开始在村里抖了起来。为了在村里树威信,处处抛头露面出风头。村委会换届选举没选他当干部,有较大怨气。

20点48分,等在外边的老屋、街上村干部李泉水(支部书记)、李海海(村主任)、李建春等被请进接待室接着问话。村干部反映的事实跟李细仔陈述的基本相同,由于村里人口增多,人均山林资源少,因此村里决定,林权改革山林权属照以前管理模式,继续确权归村级集体经营管理。那么,村民要建房圈地、葬坟占地就有了限制,以致少数村民产生焦虑感,借村里内部存在的一些问题,千方百计来找村干部、村委会的茬。村干部也吁请上级部门制止和打击这些违法行为。但是这次村民擅自挖界,自始没有村干部参与,村干部与镇党委保持了高度一致。

我们还核查了老屋、街上村带来林改发的权属证,没有发现林权证地形图勾绘的权属界址与枫江坪洲毛家、芷尾坑有重叠、重复问题。权属证发证依据栏,填写的是1990年吉水县行政裁决书。

至此,我们对两个镇村之间的发生所谓纠纷,情况也就明朗起来。最后毛菊生对镇村两级干部说,针对村民李细仔反映村内部问题,建议镇党委、给予重视和关注,帮助村委会慎重解决好。

生水老者又打电话给我,问我打算怎样解决村里迁坟用地问题。我答复他说,你明天找几个村民代表在家等着,明天我们会到村里来先了解情况。看来他心理还是蛮急的,于是我联系阜田镇分管领导人武部长邹力科同志,要他带我们山纠办的同志去南塘上边村调研解决迁坟用地问题。

邹力科原来是县周岭林场人武部长,虽然他从林业事业编制转任阜田镇人武部任职公务员,与我还算是林业系统一家的。“兄弟,我到阜田这么久,难得你舍脚到阜田乡下来看望我。”他的工作热情依然饱满。我感觉,有这份热忱,事情不难解决。

天正下着大雨,在赶往阜田的车上,我打开文件袋,掏出生水送给我的件重读一遍。信件文字是手写,标题为《请给我们祖宗留一块安息之地》。信件上说,上边村接到县移民办和镇通知,村里位于枫江洲桥毛家山脚田边的79座祖坟地属于同南河工程征地范围,必须限期组织迁移,逾期不迁,则按无主坟处理。而上边村也是人多山地面积少,新去的老人葬坟用地都困难,迁移这79座坟墓更是束手无策。信件还反映,洲桥毛家的祖坟地是本村祖地,历史悠久,因此土地权属是上边村所有。村民建议,为了支持国家建设,征用土地补偿款可以不要,但要求出面用这征地补偿款向相邻村购买迁坟用地,子孙怎么无能也绝不能让自己祖先死无安息之地!

文字语言很恳切,要求也属合理,给我心灵很大触动。

我们从阜田镇院子里接邹力科上车,通过阜田街上那座同江老桥直往上边村。

生水家位于村子中心一排老屋中间,也是一幢老屋,屋内光线很暗,但比较整洁。生水和几个老者在屋里商量着事,见我们进屋,赶忙起身向我们散发“普金”香烟。我示意大家坐定,邹力科简单介绍来意,我又来一个开场白后,要他们逐个发言,把迁坟土地诉求依据、问题难点、要求建议等等说出来,还要求出示坟地权源证据,工作人员记录。最后归纳询问结果,与反映的情况基本无异。一老者搬出两大册陈年旧族谱,翻开谱页指看其中墓葬记载页,说我村彭氏族谱记载的葬坟地就是位于现枫江洲桥毛家。

我对他们说:“这个谱页你们已经复印附在件中,还有解放后的颁发的相关权属证据么?”

“现在就是有族谱记载,其他证据目前没有找到。”生水回答。

“族谱不能作合法有效证据使用,若使各地宗族族谱所载山地界为合法,那就要倒退到封建王朝生活。现在是领导下的新中国,以解放后最后颁发权属证为合法有效依据,哪些权属证据为合法有效,1990年12月颁布、修订的《江西省山林权属争议调解处理办法》第二十条规定,土地改革以前有关山林权属的证据,不能作为现在确定山林权属的依据;第二十一条规定,县内的山林权属争议,以林业三定时期确定的权属为依据。林业三定时期未确定权属的,参照农业合作化、四固定时期确定的权属处理;农业合作化、四固定时期也未确定权属的,可参照土地改革时期确定的权属,凭当时人民颁发的土地证或其存根处理;双方都无证据的,人工林的山权、林权均归造林一方所有,天然林或荒山荒地,按山权、林权各半的原则并结合自然地形处理。族谱属于土地改革以前的证据,不能作为现在确权依据。”借此机会,我也跟他们宣传一下山林权属争议调处法规,“根据我县土地权属颁证情况,你们可以去县档案局查找,有两种证据,一是195 年土地改革时期的土地证,二是198 年林业三定时期颁发的山林所有权证,当然,由于颁证时期工作程序不到位,存在没有颁证或没有上交档案管理或者遗失的可能,你们去档案局查过么?”

共 1 578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以纪实的手法,描述了江西峡江水利枢纽同南河工程之事。人物众多,场面宏大,故事情节跌宕起伏。作为一方的父母官,要想做好一件事也是不容易的,虽然是为群众谋福利,改变山川,改变他们的生活状态,也首先要取得他们的信任,得到他们的理解,还有一些杂七杂八一大堆的事情需要解决,可谓是费尽周折。人与人之间,村与村之间,村民与村里的领导人之间的矛盾,这些都需要解决。等到这些问题都解决了,就是事半功倍,把金鸡变成了凤凰。小说立意厚重,采用了平铺直叙,迂回穿插插叙的手法,将故事情节缓缓的推向高潮,人物栩栩如生,人物内心刻画细腻,描写详尽,语句凝练。佳作,编者推荐阅读!【编辑:五十玫瑰】

1 楼 文友: 2018-07-02 15: 8:12 欣赏佳作,感谢作者的分享!

问好,祝写作愉快!

2 楼 文友: 2018-07-0 09:2 :15 谢谢五十玫瑰老师,您辛苦了!

通心络胶囊对心梗作用如何
不含防腐剂的止咳药有几种
跌打损伤的外用中药方
什么中草药是舒筋活络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