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吟游刺杀录 第十六章 军营第一天

发布时间:2020-01-18 08:52:54

吟游刺杀录 第十六章 军营第一天

少年人总是狂妄的,热血沸腾而又不可一世,特别是这些常年骄纵的贵族。即便他们知道部队的一些习惯,但内心深处总是不屑。一旦斗室之内,又没外人,对方不过区区中尉,几个人当即蠢蠢欲动。

目前战士系等级划分一到九阶,基本上以斗气变化为主。但一到四阶战士,都是红色斗气,也就是最初阶的斗气。一阶战士定义为刚刚习得斗气,二阶定义为较熟练使用斗气,三阶定义为灵活使用斗气战斗,四阶开始必须掌握斗气外放,并可使用少量斗技。

很显然,一二三四阶中评定标准非常模糊,五阶开始,斗气质变,直接变色已经糊弄不过去。楼保勒国上尉以下军官和士兵定位是小于或等于四阶战士,简单来说,眼前这个马卡斯长官充其量不过是个四阶战士。而这四个贵族已经达到斗气外放水准,他们也已经是四阶战士水准。

四个同级别战士面对一个,的确不需要任何敬畏。也于是,长官用拳头来教会他们如何敬畏。

“你们觉得我是几阶战士?”马卡斯又坐回到位子上。

几个被揍的贵族又哼哼唧唧的爬回自己位子上,或捂着脸,或捂着肚子,眼神都看向别处,不过明显他们气还不顺。无人回答。

马卡斯还是笑笑:“我只是三阶战士水平。还不是四阶水准,看资料上你们几个都是四阶的,我还不如你们。呵呵。”

几个贵族都诧异的抬起头来,马卡斯接着笑:“怎么?不信?我刚刚都没用斗气揍翻了你们,你们要是不服,可以再试试。”

几个贵族对视一眼,眼神中有些跃跃欲试,但很快都冷静下来。吃过一次亏,到底让他们学乖了一些,而且对方是长官。

“其实没什么可惊讶的,”马卡斯回答,“你们战斗经验才多少?习得斗气之后对战过几个敌人?和自家的仆人玩玩?和自家的奴隶玩玩?呵呵!以为学会斗气外放就是四阶了?”

马卡斯抬手一挥,一刀红色斗气应手而出,从众人头顶飞过,最终击中帐篷外的地面。而众人此时才反应过来,心知如果对方真动手,刚刚那招只需稍低半寸,他们就被全数击毙。

“斗气外放很了不起么?”马卡斯问,“但我依然是三阶战士。为什么?军队评判标准不同而已。你们贵族什么评判标准,你们自己也心知肚明。”

众人不敢再废话,默不作声。

“算了,今天第一天,不多为难你们,”马卡斯又恢复了笑脸,“不过你们攻击长官,我总得要有点惩罚措施。这样吧,你个四个,背着他们两个人加上我,绕军营跑一圈。”

众人愣了愣,回头看向凯文和斯达特,明显一个胖子一个瘦子。不少人当即对凯文笑脸相迎,前面转帽子的人当即开口:“兄弟,嘿嘿,还没请教名字呢?”

马卡斯冷笑:“你想耍滑头?想背瘦子?”

“不,长官,我只是突然想交流一下感情而已,哈哈。”这人干笑。

“你,去背胖子。”马卡斯随手一指,说话不容置疑。

他当即脸一黑,转头看看斯达特,斯达特也一脸无奈的看看他。没办法,他还是老老实实的在斯达特面前弯下了腰。斯达特也没客气,抓着他的肩膀就蹭了上来。

“你去背瘦子,你来背我。”马卡斯随手下令,转头看向格雷少爷,“我进来的时候看见你好像一瘸一拐的,你的腿是不是有问题?”

“是的长官,”格雷少爷反而有些兴奋,“我受伤了!”似乎他觉得受伤了,自然可以逃脱一些惩罚,而且也没人可背。

“你受伤了还要跳出来打我?”马卡斯笑,随手从帐篷边上拿来五个盾牌,困在一起,“来,把这东西背上。”

“可是,我受伤了。”格雷少爷似乎很委屈。

马卡斯默默的又加了一块盾牌:“来背上!”

格雷无奈,犹豫片刻,还是走了过去,背上六块盾牌。其他人也终于背上各自的人选,马卡斯一声令下:“走!”

几人出门,根据马卡斯的指示,先从东门外出,绕着军营开始奔跑。几个人都没用全力,马卡斯也没具体要求。格雷少爷背着六块盾牌,一瘸一拐的跟在最后,但也能跟上,只是明显辛苦很多,呼呼的喘气声第一个从后方传来。

“从这边进去,就是我们的食堂。”马卡斯一遍被人背着跑,一遍也随口给大家熟悉军营。

“这边是步兵操练场,这边弓箭靶场,这边魔法靶场,这边是军医处,里面有我们的随军牧师。”马卡斯一路随口介绍,军营内其他军人当然也看见他们,他们似乎早已经见怪不怪,但即便如此,几个背人的贵族依然觉得丢脸,都埋低了头。

“怎么都低着头啊?”马卡斯问,“不怕撞到树?”

“长官,”斯达特身下的那个人忍不住开口,“我从小到大,都没有这么背人……只有我骑在仆人身上的时候,就从没有……唉!”

“呵呵,”马卡斯笑了,“你们最好尽快放下所谓的贵族尊严和贵族荣耀,否则以后的日子,你们将会非常苦!不只是身体上的,还有心灵上的。”

无人回答,大家只是闷头跑路。

“行了,转个弯200米就是我们的帐篷,最后冲刺!给我跑起来!”马卡斯突然吼道。

几个贵族只是稍稍提了一下速,应付了事。马卡斯冷哼一声:“跑最慢的一个,再跑一圈!”

格雷少爷一听,顿时咬牙加速,爆出红色斗气。众人一看这还得了,当即整体提速,死命狂奔,边上似乎还传来其他军人看热闹的声音。

然而结果却依然是格雷最慢,马卡斯、凯文和斯达特从别人背上下来,马卡斯回头看着格雷:“你最慢,再跑一圈。”

“可是,我受伤了!”格雷少爷尖叫。

“去跑两圈。”马卡斯回答。

格雷少爷双眼翻红,似乎快哭出来了。

“去跑三圈!”马卡斯只是平静回答。凯文急忙用眼神示意他,快跑吧,不然不会得到同情的,他是你长官,不是你的外祖母。

可惜格雷少爷没看懂,赌气的摔下背上的盾牌,试图离开。马卡斯毫不客气,大步上前,又把他一顿打!凯文等人就站在背后默默的看着,边上也有其他新兵和老兵看着,但大家都只是看看,无人废话。

“去跑四圈!”一顿打完,马卡斯对着格雷少爷吼。

格雷痛苦流涕,已经全无形象,但还是下意识的站了起来,然后摇摇晃晃的往远处跑去。他没去背盾牌,不过似乎马卡斯也没明确要求,大家也都没说什么。

一瘸一拐的格雷少爷,又是生生绕着军营跑完了四圈,完全没有偷懒,也不敢偷懒。马卡斯等人就站在原地等,直到格雷少爷跑完四圈,泪痕甩干,满头大汗,弯腰不停的喘气。

“觉得我很残酷么?”马卡斯笑着拍拍格雷少爷的肩膀,随手指了指隔壁的帐篷。只见里面也抛出7个人,其中教官指着西边大喝:“来啊!向着夕阳奔跑吧!”

几个学员当即都苦着脸,背起七个盾牌,哐叽哐叽的和众人擦身而过。

“他们要跑哪儿去?”有人问。

“他们会跑到夕阳下山才回来。”马卡斯回答,“所以看看别人,比比我们,呵呵。”

众人:“……”

“走,我们先进帐篷。”马卡斯挥挥手,众人继续回到先前的状态,然后在小凳子上坐好。只是这次,所有人都收起了玩笑的表情,各个噤若寒蝉。虽然他们的坐姿并不标准,但至少他们的表情够严肃。

“其实说实话,我一直认为我是一个非常仁慈的人,”马卡斯回答,“如果可能的话,不要让我把话说第二遍。还有给我记住,这里军营,军人的天职是什么?是服从!不要问为什么!明白了没有?”

“明白!”众人齐声回答。

“恩,不过我们这里也有周末,也有可以放松的时间。”马卡斯又笑了,“一般这个时候,大家也可以随意一些。呵呵!这样吧,先自我介绍一下。”

几个人按照礼仪互相通报姓名,凯文这才知道,先来的三个人还真是大有来头。原先转帽子的人,叫赛因,父亲是王国内比较有名的雷之骑士团副团长,曾抗击兽族入侵立下赫赫战功。他是家中的老四,也是最小的一位。家中其他人都已经有所作为,只有他还混吃等死。父亲也没时间管他,就把他扔军队来。

背凯文的叫做马力纳斯,是王国渔业商会会长的儿子,钱自然不用说了。不过他父亲的爵位太低,无法继承给儿子,所以让儿子来当兵,弄个爵位。

另一个名为更是兰顿城城主的儿子,名为奥卡,兰顿城是兵器集中生产地,经济发展虽然不及沿海希雷斯城,但依然是王国重点城市之一。奥卡自己直接表示,自己待满三个月之后,自己父亲一定会被自己安排最合适的岗位。

而格雷少爷的父亲格雷伯爵,虽然貌似没什么政绩和业绩,但好歹也是伯爵,也算是上流人物了。如今凯文居然能和这群人聚在一起,简直不敢相信。同样当凯文自我介绍自己只是一个落魄吟游诗人时,他们也都诧异的望着他,心想:这货怎么也混进来了?

“恩,很好。”马卡斯回答,“我也可以告诉你们,我是十二月入伍的。也就是我是一个平民军官!那又怎么样呢?”

众人一阵沉默。

“行了,不多聊了。”马卡斯站起来,“格雷,你受伤了,我带你去军医处看看。”

格雷少爷受宠若惊,急忙站起来。马卡斯转手从帐篷后面拿出六个大包裹:“这是你们的生活装备和武器装备。新兵三个月都将使用这些,希望你们爱惜。建议你们在每件物体上刻上自己的名字。”

“是!”众人点头,各自找了一个大包裹。里面有棉被衣物,也有一把楼保勒国制式长剑、一把匕首、一个枪头、一张短弓和几只箭矢。

武器制造城出生的奥卡随意弹了弹手里的剑,忍不住鄙夷:“垃圾玩意。”

此时马卡斯还没走远,听见这话只是回头看看,然后笑:“的确垃圾,我指的是你们。”

众人:“……”此时却无人敢上,所有人动作定格,静等马卡斯走远。

“法克!”直到长官走远,赛因才一扔手里的兵器,“什么东西?这种人我早晚揍死他。拽个屁!”

“就是!”商会出身的马力纳斯也复合,“这种人,在我家我一个巴掌上去,屁都不敢放一个。哼!”

转头一看凯文,已经拿起小匕首,认真的在剑柄刻上“因缺思厅”。说起来凯文从来没有拥有过自己的剑,这是第一把,他也很珍惜。

另一边,刺客公会内部,小勺子此时已经穿上黑色刺客服,蒙面,单膝跪在刺客会长面前汇报:“会长,我的目标已经参军入伍,请求下一步指示。”

会长:“你教他的?”

“不是!”小勺子矢口否认,“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刚刚追查到他的时候,他就已经参军了。大概是巧合吧?”

“一个吟游诗人,没事去参军?”会长冷笑,“告诉我这个k的具体资料。”

小勺子不敢隐瞒:“凯文,男,25岁。1级魔法师,人族和精灵族混血,父亲好像被光明教会烧死了。”

“有没有他的画像?”会长追问。

“有。”小勺子递上。这画像是刺客内情报部专业人员绘制,绝对惟妙惟肖。

会长接过看了看,感觉一般般。为何女儿会故意放走他?难道真的很有才学?

“汇报一下当时的具体情况!”会长开口。

“恩,当时是这样的。我和信天翁一起到山姆士山村寻找,很顺利我们找到他。但是我们担心……这个……可能有双胞胎之类的,容易产生混淆。所以我就上去和他攀谈了一下。”

“结果发现他居然真的有双胞胎,我非常惊讶,我决定假以时日进行观察。”小勺子说话有些词不达意,“我准备去找他的去求证,但没想到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会长面无表情。

“没想到,他居然没有双胞胎。”小勺子低下头,大概担心自己表情失误,所系低头,“是我的错,我判断失误了。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参军了。”

会长:“……”

“会长,”小勺子严肃了表情,“我愿意继续延期刺杀凯文的任务,我一定想办法成功刺杀他,维护父亲不吃.屎的尊严。”

“这边只有我们两个人,我们也是父女,”会长换了一种和气的口气,“你说实话吧,就算你真放了我也不怪你。”

小勺子忽闪忽闪的看着老爸,纠结半响,低下了头:“好吧,我承认我放走了他。严格来说,是我告诉他参军能躲避刺杀的。”

“但是我相信他是无罪的!”小勺子马上抬头争辩,“他虽然写父亲吃.屎,但那时一种大智慧!一般人干不出来的事情,但父亲干了,那不就说明父亲不是一般人吗?”

“我知道你想表达什么,虽然听上去让人不爽。”会长回答。

“不!父亲你不知道,这本书我们很多刺客都爱看。也许的确有很多缺点,但是真的写的很好啊!这是艺术嘛!因缺思厅式的幽默嘛!”小勺子拼命解释。

“因缺思厅?”会长听闻却不由微微一震,“他叫凯文.因缺思厅?”

“对啊。我没说吗?”小勺子搔搔头,“哦我好想只说他叫凯文。”

“他和劳伦特.因缺思厅是什么关系?”会长问。

“不知道啊?谁是劳伦特?”小勺子一脸茫然。

“劳伦特.因缺思厅是大约400多年前的一位强力吟游诗人,当时是公历888年,我国国王被最强亡灵巫师精神控制操纵,下了诸多愚蠢的政令。被发现后,众多精锐高手试图攻击亡灵巫师,但亡灵巫师极其强大,所向无敌。最后突然站出来一个叫劳伦斯的人,以大道理攻击,滔滔不绝。没想到亡灵巫师竟然羞愤自尽。”

“国王清醒之后,特别给劳伦斯赐姓――因缺思厅!不过这件事毕竟涉及王国丑闻,并未公开。400多年后,更是只有少数人知道。”会长诧异,“莫非是他的后人?”

“哇,好厉害!”小勺子反而听兴奋了。

“行了,你还是去烧火吧,”会长泼了它一碰冷水。

“哦,”小勺子顿时又没精打采。

“放心吧,他既然参军,暂时就不会动他!”会长回答。小勺子笑了笑,这才离去。

会长坐回椅子上,思考片刻,终于又拿起了《刺客列传》,随手翻阅起来。

肇庆市第四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许昌市中心医院预约挂号
防城港治疗盆腔炎方法
南京治疗阳痿医院
岳阳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