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电脑周围放这些,当心危害健康!“毕业”

发布时间:2020-03-27 13:21:52
一手拿着钢笔,一手拿着毛笔,微笑的脸上弥漫着创造的自信与快感。这是若干年前,新华社记者杨飞为大冯拍摄的一张非常经典的黑白照片。如今的大冯,手中又多了一样东西 ipad,自从去年春季,他在英法之行中首次尝试用它完成了新书《西欧思想游记》的写作后,便一发而不可收,仅仅半年的时间里,又用ipad陆续写出了《凌汛 朝内大街166号》、《俗世奇人2》,以及大量文化保护和文化思考方面的文章。   有趣的是,虽然对电脑的运用已相当熟练、游刃有余,大冯对传统的读写方式仍充满情感。由于在他看来,电脑只是一种工具,永远代替不了传统书写的“生命痕迹”和纸媒阅读的深层快感。   新年伊始,大冯在北京图书定货会上一口气推出8本书,发布会上亲身感受到年轻人对书籍的酷爱和对知识的渴望,更坚定了他的这1信心。“电脑不会把书送进历史”,大冯信心满满地对本报记者说。   将“小我”融入“大我”   最近,有一位德国学者造访天津大学冯骥才文学艺术研究院,参观“大树画馆”时他告知陪同人员:多年前他见过冯骥才,与他有过文学交换。大冯闻讯来画馆看他,德国人一见大惊:   “你还活着?”   “是呀,我不是活得挺好吗!”   “活着,怎么能用你的名字为学院命名呢?”   大冯这才明白:原来,在德国,一般是名人死后才以他的名字为一个学院或机构命名的。   “所以,我特别爱惜这个学院,”大冯对记者道,“我现在要带五个博士生,两个硕士生,常常要为他们讲课,一起研究学术论文,还承当着许多科研项目,其中有两项国家社科基金(年画和皇会)重点项目,还有唐卡研究,皇会和口述史方法论研究等。很多人都奇怪我是如何同时做好这些工作的,我想,用我一首题画诗便可做出解答: 大风入老柳,一如乱发飘,枝乱我不乱,从容看万条。 我喜欢同时做几件事,而且计划缜密,循序渐进,有条不紊;其次,工作和休息,时间分配公道,劳逸结合,张弛有度,一天当两天用;第三,从不串门、赴宴、文娱和应酬,所有时间都用于工作和创作;第四,除去重要的必须参加的会议,我认为意义不大的会,能不参加尽量不参加……固然,我也承认我有着超乎常人的旺盛精力,否则,是不可能1人驾驭 4驾马车 的。”   作为作家和画家,大冯眼中的艺术是纯洁的,无功利目的的;对艺术,他始终怀着一种神圣感、畏敬感。他家有个夹子,装满他想写的东西,如《文藏雅记》,记叙他的收藏故事和经验;《年画的发现》,记述他在年画考察中的发现与思考;《绘画杂记》,记叙他对绘画艺术的独到见解,如笔墨与笔触,色彩与墨,国画中的时间性等;《9迁》,则记叙他大半生中在天津的9次搬迁所折射出的社会变革……   “我想写的东西很多、很多,都没写,为何?我认为有一个东西更重要:为我们国家建立一个系统的文化档案,下一步,我全力以赴要做的,就是卷帙浩繁的《中国口头文学全书》,书中搜集整理了史诗、神话、传说、故事、歌谣、谚语等共八亿七千万字,分三千册出版,是个意义重大的文化工程。”   “我认为,把 小我 融进 大我 ,是一个人最高的境地,也是最大的幸福 忽然看到我们大地上的百姓有这么伟大的创造,以你不可想象的情势,创造出这么缤纷多样的美来!”   用电脑是被“逼”出来的   看到如今大冯在他的ipad上熟练自若地写作、阅读和传输文件时,记者不由慨叹网络时代对人的强大“异化”作用,由于就在几年前,大冯还是一个拒用电脑的“手写主义”者。   大冯说,在他熟习的作家中,最早使用电脑的是王蒙和张贤亮。   “王蒙刚用电脑时特别牛,我去他在北京朝内北小街的家中做客时,他马上冲我夸耀,在电脑上打出一行字: 欢迎冯骥才同志到我家视察工作! 张贤亮也很得意,开政协会时我俩同住1室,他每天弄1电脑在我眼前晃悠,我说你给老婆写信也用电脑吗?他说,固然,敲完信打印出来,再签上我的名字。但我是一个画画的人,对笔有一种特殊的感情,觉得它是一种生命的痕迹。例如你写一个 爱 字,是有情感蕴含其中的,是电脑这种机械手段没法表达的。另外,打印的东西可以大量复制,而手写的东西是不能复制的。”   既然如此,大冯又是怎样用上电脑的呢?   “我用电脑,都是被工作逼出来的。”大冯对记者道。   原来,大约两年前,大冯学会了使用ipad,主要是用它阅读信息,查阅资料,贮存图片和写些简单的备忘录之类。去年春季访欧时,大冯想写一本欧洲思想游记,每天一段,像写日记一样,记下当天的所见所闻所思。但每天晚上回到下榻的饭店,他已十分劳累,无力再伏案写作。这时候,他想到了手中的ipad:一边半卧床上休息,一边在触摸屏上写作。   这样,他越写越熟练,越写越上瘾,20多天里,竟写了六万多字,回国后稍加修改整理,1本全部用ipad写作的《西欧思想游记》便脱稿了。   “多么叫人激动的写作试验!”大冯在这本书的前言中感叹说。尝到电脑写作的甜头后,大冯便一发而不可收。在他新出版的8本书中,《欧洲思想游记》和《凌汛 朝内大街166号》是用ipad写出的;还没有出版的《俗世奇人2》,则是他从去年国庆长假开始动笔,用半个月时间写了18篇天津卫的“俗世奇人”。   大冯还为记者朗诵了存储在他ipad中的另外一本书《灵性》中的精彩句子:   “妒忌,也许是一种动力。”   “树叶织成一个奇特的筛子,把最美的光斑筛入自己的林间。”   之前,他会把电光石火般闪进头脑的智慧的句子,随手记在身边的纸片上或小本中,零零散散,很难凑齐,而现在,他有了ipad。“这样我就不会丢掉生活中任何一个思想的火花了。”大冯得意地说。   纸媒与新媒体并存又博弈   “当下很多人都认为,传统的传播媒介,包括图书、报纸、杂志等都在走下坡路,极可能在不久的将来,被发展迅猛的新媒体所取代,对此,您有忧虑吗?”   对记者的这个发问,大冯眉毛一扬,面露微笑,娓娓道来:“我本人倒没有太大忧愁。我觉得电脑、手机等新媒体代替不了传统媒体。不错,电脑对我帮助很大,第一是可以让我浏览新闻,取得大量有用的信息,乃至可以在电脑上写作;第二是可以在网上搜索资料,既方便又快捷;第三是可以在网上交换互动。但我始终认为,电脑仅仅是一种工具,我们要使用电脑,又不能过分依赖电脑。由于很多东西是电脑不能给你的……”   大冯举例说,电脑上有很多美术网站,可以阅读很多绘画作品,但与你在博物馆和画廊看画有很大的不同:画家画在纸上或布上的画,是有生命痕迹的;你在绘画原作前获得的,是一个有肌理、有质感、有生命的东西,而在平光光的电脑屏幕上是得不到这类感受的。还有,你在电脑上下载的音乐、电影和表演艺术的视频,与你在音乐厅、电影院和剧院里所取得的视听感受,也是有很大差异的。同样道理,纸质媒体也不会被电子读物所取代,延伸浏览、深度浏览,还需从图书和报纸中获取,真正的学术研究,还离不开图书馆。另外,我们从网上得到的信息多是常识性的,碎片式的,不系统的,缺少内在联系的,且不说还有存在一些毛病的信息。   “所以电脑不会代替我们生活中的一切,不会代替传统的传播方式。我常常对我的研究生说,不要总抱着电脑不放,要与它保持一定距离,以避免它把你变懒了,变浅了,要知道,电脑是不能完成一个人的修养的。”   大冯认为,未来很长一段时间,是纸媒与新媒体博弈的时期,也是并存的时期。“我目前是报纸和电脑都看。有时在报纸上看到一些好文章,拿着它在灯光下静静地浏览,分享着记者的观察与思考,产生一种思想和情感的共鸣,这是我在电脑中得不到的。固然,报纸也要不断创新,找到与新媒体竞争的优势,才能使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总而言之,电脑不会把书籍和报纸送进历史!”说这句话时,大冯声音宽厚,眼睛发亮。   (编辑:李万欣)瘀阻脑络证怎么治
勃起功能障碍该怎么办
治疗关节疼痛的中药有哪些
痛经不能吃什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