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霸天刀客 第215章 提炼毒血

发布时间:2019-10-12 20:46:15

霸天刀客 第215章 提炼毒血

人人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以便随时阅读《霸天刀客》最新章节...

房利欣为展破魂斟茶,纤纤玉手给展破魂剥坚果的壳。一双不像是修武过的手好看细嫩。

“为了报恩,我接受熊府任何的安排。只要需要我,小女子可以奉献自己的一切。”

“你有过埋怨吗?”

“我指的是你的父母。”

房利欣垂下头,露出了白皙的……我糙!房利欣的后背上是一排暗弩!距离展破魂只有一米又四分之三远的三枚弩标,在展破魂双目光环燃烧的同时,破开冰皇甲幻化出的冰盾,尽数射在了展破魂的身上。

不管展破魂有任何反应,房利欣欺身上前,双手各握千炼匕首一柄,对准展破魂的咽喉心脏,匕首直刺!

三枚弩标直立立在展破魂的胸前,仰躺在地的展破魂一动不动。对准刺来的匕首没有任何的反应。

匕首离展破魂咽喉的距离比那弩标更近,刺出的速度更快。快到房利欣没有一丁点考虑的时间。考虑展破魂为什么这样容易杀,为什么不是致命的伤害却让他像个死人一样,一动不动。对,房利欣应该花点时间考虑一下,展破魂为什么不反抗。

展破魂不是不反抗,而是没有必要。因为有冰皇甲,也因为皇上在身边。而且皇上离得房利欣很近很近,近到皇上的嘴离房利欣的背

,只有毫厘之间。

匕首停在了展破魂的咽喉上,划破了上面的皮,流出了血。胸口因为有冰皇甲,失去力量支撑的匕首根本刺不破冰皇甲幻化出来的冰盾。展破魂想,为什么三皇套装不设计一个脖套一类的防具?

房利欣美丽的五官因为惊吓扭曲在了一起。她还保持着刺出匕首的动作。皇上蹲在她身前的,翻倒的桌子上,嘤嘤嘤的轻声叫着。

“下命令杀我的,应该不是熊天杰。也不会是夫人。我想想,会是谁呢?熊霸奎肯定不是。大老粗一定会嫌这样杀死一个让自己讨厌的人,是很不爽快的。那会是谁呢?你会告诉我吗?”

房利欣不敢动也不敢说话。是怕说错了,会受到一些非人的对待。刚刚自己的后背让被一股寒气沁入,痛彻心扉。

展破魂小心的拔除胸前的三枚弩标。枚枚带血。不是冰皇甲的防御,今天展破魂一定会交代在这里。

“你别说,花了钱的东西就是好。嘿嘿!你没想到我会有这样的防具在身吧?”

“知道。不过不知道是如此等级的防具。”

“那我告诉你,这是冰皇甲。怎么样,意外不?”

“意外。”

房利欣的示弱令展破魂有些怀疑。这货这样的表情和表现也不像一个称职的杀手。

“我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我。是谁让你来杀我的。”

“养大我的人叫雨柔。”

“雨柔?雨柔是谁?”

“你不知道?”

“我为什么要知道?不过现在我必须得知道这个雨柔是谁。如果有可能和她照面,我不介意结果了她。”

“不用了,你已经杀了她。如果你真是忘记了,那我提醒你一下。东海剑岛,皇姑城分舵。”

展破魂好像是想起来些什么,不时的点下头。“萃华殿?”

“看来你是想起来了。”房利欣把头扭去了一边。展破魂小心的走过去,解除了她的装备还有她的衣裳。

“要杀我的人通常都要付出代价的。”

“来吧。”

展破魂来了,得到了他想要的。刚刚夫人让他十分的难受。一路上展破魂也郑重的考虑过,是不是拿这个房利欣代替下。现在好了,有了正当的理由,展破魂不再认为自己是耍了流氓。事后,展破魂放了房利欣。

“你为什么不杀我?”

“我为什么要杀了你?”

“因为我要杀了你!”

“为了报恩,我也会去杀与我不相干的人。有时候我会想,我这样做到底算个什么?凶手?还是知恩图报的信人?”展破魂提溜着裤子,唏嘘感叹。“其实细想起来我什么都不是,又什么都是。这就是人,也不是人。这都在于是谁在看,是谁给出的评价。现在你认为我是什么?会是流氓吗?”

房利欣点点头。

“错了。在你的心里,你认为我是头畜生。”

房利欣再点点头。展破魂亲吻了她。完事,展破魂郑重的说:“我喜欢诚实的人。如果你愿你,你可以跟着我。”

“跟着你?跟着你做什么?”

“活着。跟着我,活着。”

房利欣穿好衣服,走了。她决定还是过自己的生活。不管这样的生活是不是她喜欢的。

展破魂回到存英武馆自己的房间里,伏在桌子上拿出盛着夫人血的玉葫芦来回的摇晃。

“你大爷我的提炼术还没到家,你说从里面提炼出原毒……把那娘们血放干涸了也不成啊。唉,这可咋办?”

牢骚归牢骚,展破魂还是拿出器皿,将玉葫芦里的血分出若干份。细细心的开始提炼。不将血液里的毒素提炼出来,是不可能知道人中的是什么毒。只有分辨出其中特有的原料,才能根据这个线索去追查所中之毒是何种毒。因为根据毒的成分,可以大致推断出一批使用该种材料的毒药,其中一种一定会是。当然了,提炼出的毒素成分的种类越多,后期追查的范围越小。相对的,也更加的容易。

当知道是什么毒药了,追查出下毒人的身份,就变成了可能。

房利欣回到了城主府,来到了夫人的床前。夫人此时已经清醒了一点,正在独自生着闷气。胸口上,到了现在还是在隐隐作痛。这货,干什么使这么大的劲儿!

房利欣又恢复到乖巧的模样。在夫人的床前非常恭顺的跪下。头低垂着,看都不敢看一眼床上躺着的人。

“回来了。”

“怎么样?”

“他有帮手,是那个五行兽。是属下大意了。”

“没那个小畜生你也杀不了这个老畜生!”

房利欣一直的低头。这句话没有敢回。

“你怎么和他说的?”

“我说我是为雨柔大人报仇。他最后放了我。”

“最后?”夫人诧异下,随后大笑。很是有些幸灾乐祸的样子。好像房利欣的遭遇让她很高兴一样。“哼,终究是没个胆量!还自作聪明。哼哼,以为留下了你,会从你的遭遇看到一些事情。”

扫了一眼地上跪着的房利欣,夫人带着笑说:“行了,起来吧。这个女人啊,不就是让男人弄的吗?不是这个男人便是那个男人,都是男人有什么区分?知道自己的身份就是了。”

“奴婢一直知道的。”房利欣起来身,头还是垂着的。

“除此之外,他还说什么了?”

“还说了,让我跟着他。跟着他活着。”

“活着?哼!他以为他能好好的活着?想得美!得罪了那么多的人还想活着!等着吧,我要看看他到底是个怎么样的死法!”

夫人好看的手抚去了自己的胸口。那里还是有点痛,让夫人闹心。

夫人的闹心也传染给了展破魂。因为夫人的血快用完了。还是没有成功过一次。看着玉葫芦里的血只剩下三份了。还得留着试验解毒呢。

展破魂决定分阶段给夫人解毒。先是减缓一些,不能让她的毒一下子好了大半。这个分寸的拿捏一定要试验下才行。

展破魂哪里有本事解毒,还不得是靠烟袋。

没有办法,只能再找机会从那娘们身上放点血了。打开玉葫芦,将里面的血倒出在了器皿里。再拿一个沙漏放在了一旁。翻转沙漏的同时把烟袋放到了器皿中。

带着绿色的血液即时开始起了变化。颜色开始变淡。展破魂计算着时间。

“全部净化完需要二十八个呼吸。这份血跟人身体里的血量相比,占的比重……”展破魂细致的计算。

计算了半天才弄出一些眉头。现在展破魂很是遗憾。遗憾五老没有在身边。如果他要是在的话,这些事情交给他做,岂不快哉?

只要想到高兴的事展破魂便要抽烟斗。想到了五老,展破魂的心里暖暖的。手自然的拿出来烟斗,装入烟草。

“诶呀,这是什么?”

烟袋的上面附着烟灰一样的东西。不过和烟灰不同的是它的颜色。这些烟灰是五颜六色,有绿有灰有黑的,看着还挺好看的。

展破魂伸出手指捻了捻,放到了鼻子前闻闻,一股子香甜味儿。展破魂可以确定,这一定不是烟灰。那会是什么呢?

“诶呀!傻!这不是夫人那娘们血里面的毒嘛。”

哼唧唧一种不着调的歌儿,展破魂拿出来一个玉瓶,将烟袋上的粉末装了进去。“这些东西一定是有什么用处的。”

烟斗也没了兴致再抽,展破魂伏在桌子上,开始琢磨找个什么样的借口,才能从夫人的身上再放点儿血出来。

想着想着……啪的一声!展破魂忽然给了自己一个大嘴巴!

“傻必!二货!有现成的东西还费什么劲!有那么多金玉石还自己受累上火!傻!傻!展破魂你是不是傻!”

新余白癜风医院
抚顺牛皮癣
眉山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新余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抚顺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