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摘星大陆 第二百零七章 夜辰殿中见故人

发布时间:2019-12-04 02:55:47

摘星大陆 第二百零七章 夜辰殿中见故人

递交了请柬,梁月儿和连晨极为顺利的进入了皇城之内,由一位低眉顺目的宫女谦卑地引向摘星夜宴举办的宫殿——夜辰殿。

皇宫之中高墙林立,不见一diǎn绿色渲染,肃穆庄严的令人窒息,宫女在前引路,少年和少女紧随其后,不急不缓不紧不慢。

连晨十分仔细的观察的皇宫之内的建筑群构造,目光如同一道道利剑一般,毕竟日后很有可能要与这一方城为敌,多了解一些总是好的。

可是随着在宫中前行的路越来越多,距离夜辰宫越来越近,少年心底的惊愕便愈发严重,因为他并没有感到有任何灵阵运转的踪迹,甚至一丝一毫的元力波动都没有感受到!进入整座皇宫,就和在朝阳城寻常巷弄里没有任何区别!

但,这怎么可能呢?

任谁都知道龙家经营了千年的皇城之中必然应该存在无比恐怖的阵法,而连晨毫无感应,只能説明那种阵法的层次太高妙,依少年现在的境界,根本接触不到!

连晨心底响起一声叹息,看来自己引以为傲的境界,在龙家面前果然不值一提啊!复仇之路还要走很远很远……

正在少年在心底思考着人生的时候,一道狰狞的飞檐撞入眼帘,一座奇丽的而绚烂的庞大宫殿突兀的出现,让三人停住了脚步。

“夜辰宫到了,请进。”

一声柔美的女声响起,引路的宫女躬身而退,向着来时的方向退去。连晨摇了摇头,看着近在咫尺的宫殿,正准备迈步跨入,却感觉自己袖口被扯了两下,偏头望向身旁的少女。

“你有没有发现之前那位宫女有些不太对?”

梁月儿表情有些严肃,看不出是庄重还是唏嘘。

连晨眉头微微皱起,望向那名宫女的背影,却发现不过转眼便再也看不到那件普通的侍女服,眉头猛地皱了起来,开始思索。

“似乎……”梁月儿的语气有些犹豫,也有些不确定:“是位天灵境。”

“天灵境?!”

少年的眉头猛地挑起,语气终于不淡定了起来,刚刚还在心底感叹龙家的强大,现在随便一位宫女就是天灵境的强者?看来自己之前认为制服自己,需要出动供奉或神将还是太高估自己了啊……

“不过应该是龙家特意找来接待参宴者的供奉,天灵境已经是修行界最dǐng峰的存在了,就算是龙家也不可能如此轻松的拿出来。”

梁月儿看着少年面色变化有些剧烈,轻声解释着,缓解着少年心中的诧异。

连晨听到少女这番解释面色才稍稍缓和了一下,diǎn了diǎn头,如果皇宫之中随意便是一位天灵境,那魔族早就被龙家征服了。

“走吧,我们进去。”

少年轻轻开口,主动牵起少女

,向着夜辰殿中走去。

黑石地面上铺满了锦缎的毯子,就如同肥沃的土壤之上绽放的鲜花,一直蔓延到宫殿之外,连晨和梁月儿在殿外没有踌躇也没有犹豫,径直踏入了这一座外表华丽无比金碧辉煌的宫殿之中。

一入殿中肃静之意扑面而来,上百个席位在宽敞的殿中散乱而有致的摆放,其中大半已经有人端坐,但那些入座的青年只是安安静静地闭目养神,就算有相识者互相交谈也是低声细语,所以殿内一片安静。

“连晨兄?”

然而就在连晨和梁月儿携手步入夜辰殿的瞬间,这种安静的氛围便被打破,一声略显高昂的呼声响起,将所有人的目光引向殿门口。

一瞬之间成为众人视线焦diǎn的连晨略微皱了皱眉,向着声音发出的方向追寻而去,眉头又舒展了开来。

“原来是苏破兄,真是好久不见。”

连晨笑容满面的向着那名坐在宫殿一侧的少年打着招呼,随意而从容的牵着梁月儿向着那边走去,而梁月儿此时也颇为乖巧,面对四方汇聚的目光十分平静,脸上挂着迷人的微笑,两个浅浅的酒窝若隐若现。

那名出言招呼的少年正是苏破,在边境与连晨有过一面之缘的他,此时依旧是那一身朴素的打扮,面色颇为憨厚淳朴,只有连成一条线的刀眉之中显示出少年与年龄不符的狠戾,那是边疆染血多年留下来的痕迹。

苏破看着连晨与梁月儿携手而来,心中生出了无限的唏嘘与感慨,面露复杂的神色。当初在边境之上救下的一位普通少年,竟然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就追上了他的脚步,展露心剑、逼平龙暮钟,在试剑会上更是一剑便击败了灵境的林嘉!就连粱家的那颗明珠都对他倾心!这是他当时怎么也没有想到的。

“这位是苏破,我们在魔境边疆见过,若不是他,我可就得死在边疆那片黄沙之中了。”

连晨面带微笑,向着身旁的少女缓缓解释,脸上的笑意纯净而真挚,走到苏破面前恭敬的作揖。确实,若不是苏破最后出现,已经力竭的他必然会死在那位月神殿执事的手中,这种救命的恩情他自然是不会忘的。

“连兄见外了,那种场景只要是人类都会伸出援手的,并没有什么值得记挂的。”

苏破见到少年如此恭敬的行礼,憨态的笑容瞬间绽放,连连起身,向着少年还礼,待得礼毕才转过身向着连晨身侧的少女拱手。

“见过梁姑娘。”

梁月儿微微一福算是回应了苏破,此时少女脸上的表情依然平静,纵使有些疑惑的波澜,也一时没有爆发开来。

与苏破闲聊了几句,连晨也没有再多説什么,在附近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至于苏破当然也很识趣的没有向少年询问当初在魔境边界与少年通行的少女去了何方。

“你还去过魔境?”

待得两人落座之后,梁月儿终于忍不住心中的疑惑,凑到连晨的耳边,小声询问着。

连晨微微diǎn了diǎn头,面色平静,没有多説什么。见到这样的情况,梁月儿摇了摇头,坐回到少年身边安静的沉默,不过心中的疑惑更盛。每当少女想要询问一下连晨的过去的时候,少年就会变得格外缄默,所以直到现在为止,她竟然对少年的过去一无所知!

连晨低头,望着自己桌上的镀金高脚酒杯和一些餐前的瓜果,眼色深沉不知道在想什么,直到将酒杯望穿,宫殿之中渐渐坐满,才缓缓抬起头来。

“秦关是哪位?”

“喏。”

听到身旁的少年终于开口,梁月儿从愣神的状态中回复了过来,伸出一根如玉石般剔透的手指,向着宫殿的另一侧虚diǎn,为少年指明了方向。

连晨沿着梁月儿手指的轨迹望去,看到一位年轻英气的少年在一群秦家弟子的拱卫之中正襟危坐,便知道那大约就是自己想了解的对象了。

“看起来倒也生的不错,莫非你们四大家族的天骄都是凭样貌评出来的?”

见到秦关也是这么一表人才的模样,少年嘴角掀起一道笑意,向着身边的少女调笑道。

梁月儿掩嘴轻笑,眼波流转之间明媚动人,两个浅浅的酒窝更是为少女平添了青春和迷人的活力。

“唔,苏破可长得不算英俊。”

少女当然知道连晨此时是在开玩笑,于是也抱着玩闹的心思与少年説笑着,笑颜灿烂的令四周散座的青年们愣神了很久。

连晨笑着diǎn了diǎn头,正准备再説些什么,忽然感到背后投来了一股毫不掩饰的目光,略有所感,面色微变,转过身去迎向那道视线。

六位年轻的男女平静的坐在宫殿一隅,沉静而且与世无争,仿佛这次宴会与他们没有关系一般,就连连晨和梁月儿入场时,都没能注意到他们。

这六人中为首的那位少年面容妖异,脸上带着邪气的笑意,直直的与转过身来的连晨对视,放肆无比——正是莫邪!

连晨瞳孔猛的缩了起来,面色严肃而深沉,原本稳定的气息在一瞬间也有了一丝凌乱。而梁月儿在感受到少年情绪变化的瞬间便追寻少年目光而去,待见到莫邪那张邪气凛然的脸之后,冰冷的杀意毫不克制的爆发!

“莫邪!你竟然也敢来!”

梁月儿长发忽的飘起,在身周凌乱飞舞,片刻寒意便笼罩了少女俏美无比的面容,仿佛凝霜。

少女因为愤怒而变得尖锐的声音在夜辰殿回荡,惊醒了所有来客,而感受到四周投来的那些或仰慕或好奇的复杂目光,莫邪的表情从容无比,脸上依旧挂着邪邪的笑容,面对愤怒的梁月儿丝毫不动容。

“我为什么不能来,难道摘星宴是你举办的吗?”

淡淡的话语飘扬在夜辰殿,莫邪向后斜靠在椅背上去,面不改色,闲适而随意,显得颇为有恃无恐。

“你……!”

梁月儿柳眉横亘,杀意冲天而起,正准备爆发,却被一股安静醇和的元力浇灭。

连晨轻轻捏了捏少女的手心,对她摇了摇头,此处不是解决恩怨的地方,而且就算揭露莫邪炼制血剑的事情,也因为没有证据而显得苍白无力,所以现在保持安静才是最好的选择。

只对视了一眼,梁月儿便看懂了连晨眼中的意味,缓缓吐了一口气,重新平静下来,不再説一句话,也不再向莫邪所在的方向投去任何目光。

见到梁月儿竟然如此迅速地安静了下来,莫邪讶异地挑了挑眉,望向连晨的目光之中充满了戏谑。

“家教不错嘛!”

莫邪那邪气的声音不经任何掩饰飘散在夜辰殿中,落在所有人耳中,荡起一片轻轻的笑声。

众人的轻笑不带任何嘲弄,仅仅是对这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那件事表达自己的善意,但落在少女耳中还是让她羞红了脸,忿意渐起。

不过这次并没有少女再发作的机会了,一道冰冷无比的声音从宫外传来,让夜辰殿的温度迅速降低,低声笑着的众人纷纷打了个寒颤,被那股寒冷的杀意浸的浑身哆嗦,讪讪的止住了笑声。

“莫邪,如果不会説话就闭嘴,不然就滚!”

南京京科医院怎么样
德兴市人民医院
太原整形美容医院
重庆治癫痫病好的医院有哪些
汕头做包皮过长手术费用要多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