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三鹿破產后遺癥經銷商尋債無門

发布时间:2019-11-09 05:39:47

三鹿破产后遗症:经销商“寻债无门”_乳品专题_产业经济

寄希望通过破产程序、以“快刀斩乱麻”方式解决三鹿所有遗留问题并非易事

6月将至,原三鹿经销商按照当初河北省石家庄市政府的承诺,开始打听剩余40%未结货款的处理办法,但是却发现“寻债无门”“我们这些天找了当地政府、三鹿破产管理人、河北三元,但是他们相互推诿”安徽安阳原三鹿液态奶经销商王经理抱怨说

问题奶粉事件发生后,政府要求三鹿经销商垫资收回问题产品,并在事后于2008年11月底和2009年1月分别支付了经销商各30%货款,累计达到6亿元

对于剩余40%,按照之后石家庄市副秘书长、发言人王建国在公开媒体通报会上的承诺,“将在接管工厂开工后半年后还清” 经销商称,政府方还应诺,若届时不能付清,或将以生产出来的奶粉等产品“抵债”,即“以货抵债”2008年12月末,三元正式租赁三鹿核心资产并投入生产按此计算,这笔货款的偿还时间应该是2009年6月份

不过,凡此种种并未最终落实到文字“我们当时要求签订书面协议,但政府称召开全国媒体发布会,已经完全可以说明问题”,原三鹿奶粉河南经销商张福新说

眼见时限将至,一切依旧“静悄悄”采访中,石家庄市政府办公室工作人员告诉《中国经营报》,此事现在由新华区政府负责按照指引拨通区区长后,对方则表示不清楚,称三鹿已经进入破产程序,应当由三鹿工作组、即破产小组处理以前债权债务问题但破产小组处的两部办公始终无人接听

此前负责此事的三鹿工作组秘书长赵文峰称,目前自己已经离职,不清楚事情的进展

随后找到参与破产小组工作的徐文莉律师,她称“工作组只负责债权申报”,当追问,究竟谁现在负责当初承诺的40%、应该找谁时,她不耐烦地表示“我不知道” “这样的结果在一开始就埋下了祸根”,中国政法大学破产法专家李曙光教授认为,由于当地政府的事先介入,三鹿债权债务问题自始至终就错综复杂,“尤其在进入破产程序后,一方面需要兑现政府的还款承诺,另一方面还必须遵守破产法程序一步步执行”经销商反应,如果6月之前对货款如何偿还仍然没有明确的说法,他们将考虑重新集合起来前往河北石家庄市政府处讨要说法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