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终碑之界 第一零六章、小规模局部战争

发布时间:2019-10-12 17:57:08

终碑之界 第一零六章、小规模局部战争

精神病院的主体建筑为三栋成品字形排列的楼房。

品字上面的口是三层高的医疗大楼。医疗大楼呈标准的长方体,表面满是裂纹,虽然岁月已经将它捶打的可以进棺材里等死了,但它凭借着令人无法理解的毅力依旧在那里颤巍巍的支撑着。

以前天行每次看见这栋楼,都觉得是在见它的最后一面

,下次来时它肯定会倒掉。可是他来了这许多次,楼房依旧站在那里。现在天行觉得,就算再过几百年,这栋楼也不会倒塌。甚至天地毁灭炸成了灰,这栋楼也会像幽灵一样独自在太空游荡。

天行以前曾试图用踹倒了无数工头的脚踹倒这栋楼。虽然天行进行了几脚轰隆隆的猛踹,但楼只是摇摇晃晃的表示了一番对天行的嘲笑之后,又恢复了原样。楼体上横七竖八排列着的的裂缝彰显着裂缝背后的黑暗。缝隙间那光亮无法照入的黑暗与裂隙互为一体,像微微张开的大口,等待着猎物的到来。在天行猛烈的攻击下,大口依旧微微张着,并不曾张大分毫。

天行曾问过他的闲人朋友:“住在这栋楼里难道不怕它哪天塌掉,自己被砸死在瓦砾堆间。”

朋友只是説:“它可是坚硬的超出你的想象,因为它不仅是一栋楼。”天行好奇心起,正待仔细发问,朋友却故作神秘的説道:“嘘,不要再问了,它会听见的,它不喜欢被人知道它的事。”

天行默默无语的看着朋友,深深震撼于朋友的想象力,当之无愧与精神病的称号。

朋友咧嘴神秘的笑了笑,笑声微不可闻,却毫不掩饰。

在那一刻,天行觉得朋友正消失于迷雾中,变得无法捉摸。天行的这位朋友经常笑,但很少神秘的笑。

在看到了朋友关于这栋楼的神秘微笑后,天行认为自己离精神病又近了一步。在通往精神病的光明大道上,天行阔步前进。

总之,天行觉得这栋楼并不简单,它是另一个游离与自己常识之外的存在。它是残破但并不脆弱的,无论怎样的破坏在他那无法想象的神秘面前都显得软弱无力。

与主体大楼的神秘相映衬,品字的左下方的口是一栋二层高的xiǎo楼。xiǎo楼一楼用作医院外雇职工的住宿之用,二楼存放着医院的一些器械。xiǎo楼有一个地下室,黑黝黝的入口,让人看不见黑暗的地下室中有些什么。天行来了这许多次,并没有看见有人进去,也没有看见有人从地下室出来。它或许废弃了,或许是个禁地。

品字的右下方的口也是一栋二层xiǎo楼,二楼住着医院的医生和护士,一楼是厨房、卫生间、洗衣房等。几个厨师正趁着闲暇躺在厨房前的躺椅上抽着烟,欣赏着医院精神病们的劳动。

医院的主体大楼和正对它的大门之间是一片长约二百米,宽约五十米的空地。医院为了响应绿色环保的号召,将它开发成了自留地。院子分成许多块,分别种着xiǎo麦、土豆、白菜、萝卜等等主食和蔬菜。医院的宗旨是自给自足,为了让精神病们锻炼锻炼,有个好身体,所有种植相关的活都承包给了病患们。

今天,一群病患正在靠近厨房的麦地里做着除草的的营生。远处树荫下,几个无聊的监工正大声的説説笑笑。一个貌似工头样的大人物坐在躺椅上,默默无语,显示着他的首领风范。

时间正是春末,麦子已经要抽穗了。午后两diǎn的阳光透过明朗的天空,一丝不浪费的照射着精神病人们。几个精神病人的脸上见了汗,但手上仍不遗余力的拔着地里的草。虽説大家手里都没有工具,但因为人多,拔起草来速度倒也不慢。

天行看着这热火朝天的劳动场面,不由自主的扬起了手,脱口道:“大家辛苦了。”

一个正专注于拔刚抽出的麦穗的精神病人缓缓抬起了头,看着天行,愤愤地説道:“为你二大爷服务。”

天行一时无语,四五个正在劳动的精神病却仿佛受了巨大的刺激,双手左右开弓,麦子四处乱飞。唰唰唰几下,麦地就被拔出了几个大斑秃。几位监工看到这种情况大为恼怒,纷纷迈开大步,走向几位不拔草,却拔麦子的疯子。

那几个拔麦子的精神病患疯了似地不断扩大着自己的战果。几块斑秃越来越大,正要互相连通之际,几个监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扣住了正拔得起劲的精神病的手腕。精神病见手腕被人扣住,大喊几声,和监工扭打在一处。

其余的精神病见同伴被欺负,纷纷放下手中的活计,向监工围拢过去。其中那个二大爷更是身手敏捷,几个箭步就窜到其中一个监工的身边,轮拳就朝监工打去。别的精神病也快速奔到了几个监工的身边,一场群殴即将展开。

这时,在一旁树荫下一直未有行动的监工头,忽的伸手从衣兜里掏出一串钥匙。

钥匙黯然无光,看不出是什么材质所做。

监工头将钥匙在身前轻轻一晃,沉闷但极具穿透力的声音无法阻挡的扩散开来,传进每个人耳中。声音不大,如风中摇荡的树枝碰撞所发出的声音,在这嘈杂的、充满了扭打的精神病人的嘶喊声与被扭打的监工的叫嚷声的世界里是那样的微弱。

天行如果没有看见监工头手中钥匙的晃动,他甚至不会察觉到那声音的存在。然而那声音无可否认的真实存在着,而且在场的每个人都听见了那声音。

正躺在躺椅上抽烟的厨子慌慌张张的站了起来,眼睛直钩钩的看着监工头手中的钥匙,像是等待发落的囚犯;正准备围拢到一起实行群殴的精神病们纷纷停下了脚步,转头望向了监工头,眼神中透露着一丝不甘心,一丝恐惧,一丝绝望;几对正扭打在一起的阶级敌人们也停止了扭打,占优势的、扭打监工的精神病们站了起来;被扭打的监工们爬了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灰头土脸的回到了监工头的身边。

现场所有人都看着监工头,除了天行和那位二大爷。

天行正目瞪口呆的看着二大爷,而二大爷正忘我的捶打着躺在地上、不醒人事的一位监工。

与他一起参与群殴的另一位精神病已参与到对监工头的注目礼的队伍中,并没有阻止二大爷的对监工的进攻。

二大爷不知有没有听到声音,有没有注意到其他人的异常。他只是在那里做着他认为自己应该做的事。他是那样的专注,那样的努力,嘴里哼着咒骂的词句,双手不停的挥舞,眼睛只是盯着躺在地上的监工的胸膛。他心里好像在想:“这该死的监工怎没还没死,胸口还在一起一伏,看来还得加把劲。”

这一刻,天行觉得这位二大爷仿佛一个在战场上奋力搏杀的勇士,他战斗到胳膊酸了,腿软了,却仍是拼杀着。在最终的胜利到来之前,他不会停歇,不会放弃。然而最终的胜利是那样遥远,他满是血丝的双眼已经因为无法亲眼见证胜利的时刻而湿润了。这一刻,二大爷只是在声嘶力竭的反抗着命运,反抗着无法逃避,终将到来的不幸。

天行感到鼻子酸酸的,心里闷得难受。

二大爷的反抗并没有持续太久。监工头已经愤怒了,他大概无法原谅有人对他的无视,对他手中钥匙的无视。他的手用力一挥,灰头土脸的监工们便飞奔向二大爷,扬起拳头,结束了二大爷那毫无意义的反抗。四周的精神病们默默地看着,虽然攥着拳头,但拳头并没有挥出。那钥匙像一座大山,稳稳镇压着一切反抗的火焰。

二大爷毕竟只是一个人,虽然刚开始还能在频繁的拳脚攻击中抓住空子还击一两拳,但很快就在连续的攻击下,双手抱头,意识模糊,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众监工看他不动了,怎么打也没反应了,觉得打起来没劲,都收了手脚,回到了监工头身边。监工头威严的又晃了晃钥匙,甩下一句:“晚上见”,就转身走开了,留下众监工继续监视。众精神病有的再次弯下腰,拔除麦地里的草。有几个则围拢在二大爷身边,查看他的伤势。

天行看到战争在他加入之前就如此快捷的结束了,不免为自己刚才反应过慢,没有在第一时间加入战斗惩强扶弱而感到有些懊恼。

刚才的那一切确实发生的太快了,天行只是产生了加入战斗的冲动,手脚还没活动起来,一切就结束了。

现在天行能做的只是走上前去,看看那位二大爷死了没有。那位二大爷虽然对天行説出过“为你二大爷服务”这种极具个人色彩的气话,但天行觉得那只是二大爷寻找发泄的一种方式。二大爷用他的行动,用他的疯狂反抗着工头,反抗着工头手中钥匙所代表的某种不幸。

虽然天行经常来这里,但这种事情却是第一次遇见。以前来的时候,病人们在监工的看管下都是很认真的干活,并没有反常的现象发生。这一次,如果没有他的那句大家辛苦了,或许大家还会如以前那样好好工作。看来天行成了这场战争的导火索了。然而,后来那奇怪钥匙的出现,却昭示着这场xiǎo规模局部战争的必然。

珠海治疗白癜风方法
内蒙古治疗卵巢炎费用
庆阳治疗龟头炎费用
珠海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内蒙古治疗卵巢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