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驭神传 第四十九章 初知转灵

发布时间:2020-01-16 18:30:16

驭神传 第四十九章 初知转灵

张延云二人一惊,张延云把李心兰护在身后,后退两步。

但男人眼中的光芒只是一闪而逝,再看时只见得到一脸苍老的皱纹和一双浑浊的双眼,他想要移动身体,四根铁链“哗啦啦”晃动,四道金光在铁链上“噼里啪啦”作闪,男人的身躯骤然僵硬,双目凸出,双拳紧握,口中发出沉重的喘息声,面色狰狞,很是痛苦。

张延云看着空中被囚禁忍痛低呼的男人,脑海里突然像是被雷电击中,一个又一个破碎的片段涌入脑海。

是那扇门!

那扇囚禁关押着小妖的门!

小妖也被这样吊在空中,只是她身上的铁索比这男人还要多三条!

小妖或蹙眉或平静、或冷笑或淡漠的图像,从他脑海里飞速闪过!!!

小妖的目光也盯着他。

依然是那样孤独与高傲。

带着不屑。

却又让人心疼。

“啊……”张延云脑中一阵眩晕,低声喊了一声,眼前一黑,仰头倒下。

“张公子!”

……

张延云醒来的时候还是在密室里,李心兰半坐在一旁略带着急地看着他。

“张公子,你醒了!”见他醒来,李心兰开心地低呼一声,连忙扶着他坐起来。

张延云觉得脑子有点晕,其他方面倒还算好,揉了揉脑袋,清醒了些。

“小伙子,你醒了。”一道有些浑厚苍老的声音传来。

张延云抬头望去,便看到了被吊在半空中的男人,铁链上已经不再闪烁金光,男人依然披头散发着,不过满是疤痕的脸庞已经平静太多,还有那双之前冒着寒光的眼睛……此刻竟然变得十分温暖。

“前,前辈……”张延云一时不知如何接话。

李心兰在一旁道:“张公子,这位是魏山前辈。”

“魏……魏前辈?”

“呵呵……”魏山温和地点头笑笑,似乎之前的痛苦早已忘却,他脸上的疤痕看起来也不是那么吓人,看起来就像一个再和蔼不过的老人,“小伙子,你体内是不是有不属于你的力量存在?”

张延云心头一颤,立刻警惕起来,抿着嘴一言不发。

“不用紧张……我并无恶意。”魏山道。

张延云抬头仔细看了魏山两眼,心中想着此人被单独关在这里那么久,一定不能轻易被他骗了。

于是张延云并不回答他,而是转头看向李心兰,道:“心兰姑娘,我昏迷了多久?”

“大概一盏茶的时间。”李心兰道,“幸好魏前辈说你没事,不然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了。”

张延云思索片刻,心中警惕仍是不消,起身对着魏山弯腰拱手道:“多谢前辈好意,不过我二人已在此逗留过久,我想若前辈没什么事,我们就先行离开了。”

说罢也不犹豫,拉着李心兰就朝外走去,头也不回。

本来张延云不应该这么干脆,但是一想到此人单独被悬庭教囚禁在此心中就不踏实,更何况魏山竟然一眼道破他体内最大的秘密,他更是一点也不想在这呆下去。

虽说就算上去了也不一定能离开殿堂,但无论如何比和这个来历不明的男人呆在一起要好得多。

张延云打定主意,上去之后就用力砸开大门离开,若是砸不开,就让李心兰在这里感悟了“机械师”神像,到时候利用神像之力,二人一定可以离开。

“你身体里,是不是还有另一个人存在?”魏山轻声开口,声音不大,却让张延云停在原地,再迈不出一步。

“你体内的那个人,是不是要比你强很多?”

张延云低头沉默。

李心兰不明就里,但也明智地没有说话。

“那个人,是不是在和你争夺身体?”

“轰”

张延云心头巨颤,像是被什么击中了胸膛。

但他依然没有回头,只是松开了一直拉着李心兰的手。

“看来我猜得不错了……”魏山又叹了口气,“你真的是一名转灵者。没想到当今这世上还有如此残忍之人……和你这样的可怜人啊……”

李心兰抿着嘴唇站在张延云身后,双手轻轻绞着衣服下摆,虽然她不知道什么是转灵者,但她能感觉到这一定不是什么好事,所以不免有些张延云。

片刻的沉默之后,张延云终于回过神来,抬手,作揖,恭敬道:“晚辈张延云,恳请前辈解惑,什么是转灵者?”

在张延云十六年的生命里,从没有什么人什么事像小妖一样让他想不明白让他从灵魂深处感到不安,似乎即便是在神力十分普遍的今天,小妖也是不可解释的。

这种不可解释让他深深感到不安,因为不安所以他没有和任何一个人提起过,包括萧玄和秋天凉,假期里他也曾经翻阅过临江学府的藏书馆,却完全没有提到这种事的记录。

虽说自从上次和小妖签订协议以来小妖已经很少打扰他,但小妖就像是一根刺卡在张延云心里,绕不开也化不了,每每想起都让他不那么踏实。

之前他只是害怕魏山看出他的秘密,但现在他发现魏山似乎不仅看出了他的秘密而且还很了解,他自然想要知道一些关于小妖的事。

“呵呵……延云是吧?”魏山低声笑了笑,柔和道,“我会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不过可能比较长,不知道你们愿不愿意陪我多说会儿话?”

张延云想了想,回头看向李心兰道:“心兰姑娘,不好意思,我想弄清楚一些事情。”

“没关系,我就在这等你们。”李心兰有些担忧地看着张延云。

张延云感激地看了她一眼,又道:“不用担心我,我没事。另外还有一件事要麻烦心兰姑娘,就是接下来的事情,请姑娘能够保密,就算是萧玄……也不要告诉。”

李心兰点点头站到一旁:“好,我答应你。”

“谢谢。”

张延云说完这句话后,又朝魏山走了两步,正对魏山盘膝坐下,毕恭毕敬。

“前辈,请说。”

魏山微微一笑,蓬乱的白发微微颤动,他看着下方盘膝而坐一脸认真的少年,心里感慨一声,说了一声“好”便开始讲述那所谓的转灵者。

老人的讲述很平淡,但一旁听着的李心兰心却渐渐揪了起来,她忍不住朝张延云所在的地方迈了一步,却看到少年的脸庞是那么平静,仿佛那些残忍与艰辛都与他无关,他只是个听众看客一样。

“张公子……”李心兰眼眶微微潮湿。

北京京科银康医院可靠吗
北京德胜门中医院挂号
安顺癫痫在线咨询哪家好
贵阳妇科医院
上海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