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菊韵】朋友(微小说)“毕业”

发布时间:2020-03-27 10:35:13
潇湘竹前哭薛涛
【枫叶评赏:乡下道边,一个饱经沧桑的老人,以风烟绝尘的姿势痛哭行人,抛一腔爱意奔流在《兵车行》里;梧桐叶下,一个面容憔悴的女流,以守着窗儿的背影心哭夫君,洒满腹爱意次第在《声声慢》里;潇湘竹前,一个情深意重的书生,以啜风饮露的眼波泪哭薛涛,揉天地爱意汩汩在锦绣文字里。魂牵知己,心捻七字,悠悠爱意染绿潇湘竹,看一眼翠竹吆泪一回心弦,弦弦叩痛千年的爱情。目以睛明,文以题亮,一望情生,我和作者一起把心弦拨动!】
春天里。某日。
成都市望江楼公园。
我随诗友一起来此吊古游园,以觅得些许创作灵感。
矗立在眼前的,是一尊汉白玉雕像。女主人公俊眉善目,神情凝重,目视着远方。
在这尊圣洁的雕像周围,只见竿竿竹子绿欲滴,茎生凉,无风则肃立,风来则发声,日日夜夜如泣如诉,朝朝暮暮如赞如歌。此时此刻,一缕缕春日的阳光穿过竹林,透过竹叶,诗歌一般,隽永地凝眸那绿、轻拥那绿、消磨那绿、品味那绿。置身于这竹林环抱之中,女主人公默默端立,静静怀想;耳聆竹吟,竹闻人语,似是彼此知音,像在互相酬和。——这里,确乎也算得上是一个风花雪月的最佳去处吧!
这位女子不是别人,正是风情万种、光耀唐代的一代才女——薛涛。
【枫叶评赏:我惊叹过埃及的金字塔,从塔顶一路辉煌到塔底,层层砖石皆是对法老虔诚的膜拜;我也艳羡过京城的故宫,从墙外一直庄严到墙里,面面砖壁都是对王权刻骨的顶礼。不是我眼花,而是文锦绣,打远里一瞧就是一座金字塔,又是别一处故宫。
头顶花香纷纷的春天,颈挂绿肥红瘦的公园,手牵吟风弄月的诗友,款步来到一尊汉白玉雕像前。看一眼园主,俊眉善目,把远方深情凝望;抚数竿翠竹,叶绿茎凉,任阳光诗歌般流淌。长句配了短句,一如短亭更了长亭;叠字呼应有致,一如小溪叮叮咚咚。读着读着,念想里有轻舟荡过荷塘,传来依韵的歌,流来似水的色,化开千年的情。耳,尽享竹声的抚摸;眼,惠受绿竹的滋养;心,感动才女的风情。耳传眼,眼传心,心传人,人传情,一路走来,风过无痕。
随了时间的流,转了空间的云,流云里一代才女款步仙来。其一妙!】

薛涛啊,你七岁随父入川,巴山蜀水因你的身入剑南而大放光辉!
你通音律、精诗文、擅书法,自唐德宗年间的中书令、剑南节度使韦皋惜你“校书”之才之日始,至你离世时止,凡11任节度使赏识你,青睐你,敬重你。均聘你为幕府议事,赋诗作画,唱和作答。若非人中上品,焉能若此才华大涨,盛名播远?你静如处子,站如修竹,袖八面清风,怀万卷经书,云鬓轻卷,面结水杏,举止谈吐,堪可掀动锦江水波!
薛涛啊,你不仅以自己的绝色青春,且凭自己的超拔才能而“状压西川四十州”!令巴山长青,蜀水长蓝,风月才华代代永恒!可惜呀可惜,唐代虽具恢宏之象、开放之风,可你区区一介女流,空怀一身绝艺而无法入仕,去登大雅之堂!只能以被贱视被另类被变形被凄凉被感伤的女子形象出现在当时的大唐文坛之上、周旋于诗人名流之间。
呜呼!明珠土埋,红颜泥污!——薛涛啊,薛涛,我为生不逢时的你:一哭!
【枫叶评赏:一声唤,山水流转,转进你阳光的少年。巴山高高,见证了你高超的音律精妙的诗文流云的书法,曾让11任节度使赏识青睐敬重;蜀水长长,铭记了绝色的青春超拔的才能另类的形象,曾让大唐文坛闪亮于一瞬。字如锦缎,一路风飘;情似溪水,叮咚不绝。薛涛,因了你的才情,明珠出土;薛涛,因了你的呼唤,红颜有光。薛涛不哭,有才子为你歌唱,何必这样矫情?薛涛不哭,有知己为你喝彩,何必这样伤感!如果有一种大音叫寂静无声?那也有一种大爱叫放声痛哭!
长歌当哭,爱恨逆流成河。二妙!】

你听说过“薛涛笺”的美好逸闻吗?
它的发明者,正是你呀——薛涛!你自造这种桃红色的小彩笺,目的呢,即是用来写诗。时隔1200余载,我展开想象的羽翼,想见昔年的你:在浣花溪边,每每于三五月明之夜,或是繁星如雨之夕,轻摇玉臂皓腕,以芙蓉花瓣、胭脂木、云母粉,和着浣花溪清甜的溪水,精制而成了一种罕见少有的宣纸:上面印着粉红花笺、松花纹路;以及自己春风拂袖般的书法字迹;书法内容全是自己创作的一首首雅致的诗作。其风流余韵的胭脂香气,纵横流传数百年而不衰不减!——是为名传遐迩、风靡一时的“薛涛笺”。它连着大唐的和风,为后人所纷纷效法仿制。直至清代,竟还有人恋恋于薛涛井边,梦想恢复昔日“薛涛笺”的赫赫风采!
遗憾的是:赝品多多,无一生有“薛涛笺”的真迹者。
可惜呀!可惜,从你手里诞生的这一名笺,一开始就注定了必然归于失传的宿命!
呜呼!香草何在?小雅谁歌?——薛涛啊,薛涛,我为名笺绝世的你:二哭!
【枫叶评赏:不唤才女唤看客,逆情叩问阅者心!先放一段妙音于想象里,让人的心绪如荷香徜徉于远处的高楼,然后踩了泻地的月光,一起舞动在美妙的琴音里。美妙着,像风声穿过竹林,桃红色的薛涛笺轻轻展开,大唐的和风在才女的笔底旋转成云,云端香草离离,雅歌声声。
有一种美,只能远远地欣赏!比如高天上的流云,梦里的奇花,还有香气氤氲的薛涛笺。痴情的薛迷们,别再仿制那笺了。虽说土地广袤,仿客似牛毛,你只能仿其形,不能仿其神,因为神由魂牵,走的是一条大爱之路。如果不深爱,何知浣花溪水清甜可口?如果不真爱,怎懂香草小雅踏月而来?如果不窃慕,千载而来,单恋薛涛井,梦复薛涛笺?!
字字生香,句句活色,读来如坐春风。
风过留声,鸿过留影,薛涛不是风中鸿,何必留声春天留影秋天?高山上的雪莲终究要绝于崖,云雾里的蜃楼还是要归于无,薛涛的心笺只能深埋在灵魂里。薛涛不哭,悠悠的时空里,有人为你的桃红心笺墨香四溢;薛涛不哭,遥远的天地里,有人为你的琴心雅制鼓与呼。如果有一种大象叫终归虚无,那也有一种大爱叫放声痛哭!
物毁心碎,仁德播洒环宇。二妙!】

朋友,肯定你欣赏并收藏过“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千古名句!
然而,你可知道,它的作者,正是中唐赫赫有名的大诗人、身为唐朝监察御史、亦为白居易的好友的——元稹。
就是这个曾点燃了薛涛心中爱火,又亲手把薛涛推入了索居之门的伪君子,只顾自己玩个痛快,岂顾他人身心痛苦,致使这个颇具高傲心、复怀风月情的奇女子,凄凄惨惨戚戚地成为了一场旷古情殇中的牺牲品!
元稹本是按察两川的监察御史,官位显达。在外做官,妻又亡故;一见薛涛,便如蝶醉花,不能自持。在《寄赠薛涛》一诗中,他这样描述对薛涛的浓情蜜意:“锦江腻滑峨眉秀,幻出文君与薛涛。言语巧偷鹦鹉舌,文章分得凤凰毛。纷纷词客皆停笔,个个君侯欲梦刀。别后相思隔烟水,菖蒲花发五云高。”他凭自己横溢的才华、久负的盛名、显贵的官位,更有“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执着,“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的痴情,一下子,一下子征服了薛涛的那颗孤傲之心。薛涛本乃乐坊女子,身世波折,命如浮萍,无依无傍。飘摇不定的前途,使她多想寻个不弃贫贱、敢爱敢增的须眉知己呀!此时,如意郎君就在眼前!这位情投意合的风流人物立刻博得了她的芳心,点燃了她胸中压抑已久的情 种!她喜出望外,顿生饥不择食全身投靠以命相托之感!二人的相遇,在薛涛看来,恍如隔梦,却又那么真真切切。
于是,二人携手,耳鬓厮磨;云雨同欢,良宵共度,为时长达一年多之久!
对于薛涛一方,用情极深、极痴、极专,举身以赴。她认为:既然把一颗红心、全部憧憬交给了业已期许了的另一半,那么,就应该义无反顾!——即使花瓣落尽也在所不惜!恩情缠绵知多少,爱意缱绻到终时。薛涛完全沉醉于红楼梦寐之中的甜蜜里了!
但对于元稹一方,本身就久经风月,乃情场老手,薛涛只不过是他繁华过眼的一道风景、一处旅店而已;或许,与她一起放浪形骸,指点诗文,指不定又会令自己写出怎样一部自鸣得意的情史来呢!所以,二人爱恋,其间结局,可想而知:不论薛涛如何情痴意狂,注定演出的是一出悲剧而已!
果不其然,“始乱终弃”的谶语应验了。一日,元稹奉旨,打马下了扬州。临走,还带去了薛涛的全部诗文稿。自此,一别泥牛无消息。只剩下薛涛夕阳影里徒嗟叹、更漏声中咽哭声!
呜呼!叶落悲秋,人去悼亡。——薛涛啊,薛涛,我为命运多舛的你:三哭!
【枫叶评赏:欣赏收藏名句不难,难的是守藏一颗创造名句的心,且是山转水转我心永不转。一个女人,最喜莫过于找到真爱;一个才女,最美莫过于泼情书稿。作者抓住最能扣动心弦的爱情入手,用天下最绝的深情唱碎天下最绝的爱情!
一腕运笔成风,描尽元稹的风流倜傥才华横溢名声赫赫;一腕挥毫成琴,弹破薛涛的浓情蜜意白头爱梦泣稿。读《钗头凤》,我还能心呼陆游唐婉的爱情杯具,静静地立在我的书桌任我泪悼。读《潇湘竹》(本文的简称),我竟不能追回薛涛你的爱情,相拥一只高高的红烛到天明,一起失掉的还有肝肠寸断的书稿。
爱情没了,可以再找,我不相信青青草原上只有一只喜羊羊?要是书稿没了,可到哪里去寻,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半生凄凄惨惨戚戚!王勃命途多舛,留一纸《滕王阁》补了半世悬着的情;薛涛一路坎坷,剩半卷残稿风逝了满腹郁积的爱。作者一支笔,摇落的是满天的星,星星点点里劲飞的是爱的蒲公英。玩转文字的东西南北,玩味爱情的酸甜苦辣,玩结千千心语在夕阳影里更漏声中!薛涛不哭,你的知音在文字里为你肝肠寸断,你可明白?薛涛不哭,你的心音在千年的帝都为你吹拉弹唱,你可知晓?如果有一种再回首叫义无反顾,那也有一种大爱叫放声痛哭!
琴,已碎;风,已远;停留的,是落叶上一颗滚烫的心。红心穿珠玑,满心的暖意,流淌在生命的河流里。三妙!】

元稹走了。
绝情地走了。
这个曾经道貌岸然、令自己刮肚牵肠的夫君,这个让自己吃不下饭、睡不好觉的文坛俊杰,不但带走了自己的诗稿,还带走了自己的心,带走了自己的梦,带走了自己后半生的所有寄托啊!空了!空了!由自己的灵与肉浇筑的世界全被掏空了!元稹啊,元稹,你知道吗?你的一颦、一顾、一个眼神,你的诗心、你的才情、你的文思,已彻彻底底、滴滴点点渗入侬的心、渗入侬的髓、渗入侬的魂了啊!你怎么会从侬的心底上轻易溜走、走失、失去、去而不回?!
你还记得,侬写给你的《池上双凫》么?——“双栖绿池上,朝暮共飞还;更忙将趋日,同心莲叶间。”这是侬想跟你朝生暮死,白头偕老的宣言!
可今日,侬偏就不信:侬心中滋养的肥肥的爱鸟竟这般绝情地说飞就飞、说无就无!
元稹啊元稹,你到底在哪里?在哪里啊?!莫非,一场夫弃妇的惨剧又落在了侬的头上不成?!侬偏就不信:西川,绝对不会是侬与你的一个爱情驿站。不会的!不会的!!不——会——的!!!
早已做了你身体上一部分的侬,爱你,恋你,终究不会说出“元稹,你好……”的话来的。
“知君未转秦马骑,日照千门掩袖啼。闺阁不知戎马事,月高还上望夫楼。”亲亲元稹,你、你听到了吗?!
呜呼!爱巢已覆,好梦瓯缺。——薛涛啊,薛涛,我为爱伤情毁的你:四哭!
【枫叶评赏:桃花儿有再开的时候,小鸟儿有再来的时候,但慎哥走了,就再也找不回来了。慎哥是神马?慎哥是头顶的风,来无影去无踪的风。风过耳,不留形,留下的尽是风摧过的残叶风折过的断柳风舔过的败花。
走就走了,薛涛呀,你不必心里割舍不下呀!其实,谁能真正地割舍得下,尤其是掏空了自己芳心的狠心贼呢?!作者推字敲词,跌情架意,精细地挖掘了薛涛的心理活动。满腹的爱恨情仇,借助于错落有致的长短句,连续喝问,问得回肠荡气!问得慎哥颜愧语短,问得薛涛肝胆俱损,问得作者和泪血流,问得读者柔肠寸断。
薛涛的一腔爱情,在元稹的背影里,化作了满天的流云;作者的一腔真情,在薛涛的悲切里,化作了一河的风声;读者的一腔冤情,在作者的呼号里,化作了秋天的冷雨。这云,随了风声,绕在巴山之巅;这风,卷了这雨,泻在蜀水之中。风雨里,薛涛爱巢已覆,好梦瓯缺。薛涛不哭,青青巴山,为你捧上竿竿翠竹;薛涛不哭,蓝蓝蜀水,为你送来甜甜江风。如果有一种大道叫简单明了,那也有一种大爱叫放声痛哭!
爱月已斜,情星早落,唯有池上的双凫朝暮伴飞。言,精致;句,有致;情,火烧。四妙!】

极重名声、高傲守己的薛涛从此心念俱灰,摆在眼前的是:一盘凌乱不堪的爱的残棋!
万般无奈,山穷水尽之时,她选择了:闭门索居!

共 689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秋叶这一篇赏评文章可谓与原文心有灵犀,相得益彰,互相烘托映衬,彼此遥相呼应,堪为姊妹篇也。原文写得极为精妙,由薛涛塑像前的潇湘竹入文,以薛涛七岁随父入川的生平起笔,通过对薛涛空怀绝艺而生不逢时、“薛涛签”的美好轶闻、坎坷悲戚的情感经历、为爱情伤的心路历程、心念俱灰的闭门索居的细微描写,最后再以薛涛塑像前的竹结文,层层铺叙,层层渐进,引申出作者对薛涛的六哭,每一哭都心力全入,每一哭都感人肺腑。文章构思精妙,语言精炼有致,情感浓烈炽热。而秋叶的赏评则更为精妙,先由原文的题眼赏评,营造出魂牵知己的意境,让阅者的心弦跟着文字一起拨动,紧跟着,秋叶与原文作者同步同趋但又另辟蹊径,每一哭在她的笔下都被赋予了另一种深意,都有了更深的内涵,延伸为与六哭遥相呼应的六妙。同时,牢牢抓住“有一种爱叫放声大哭!”这一赏评主旨,层层渐进,层层深入,六组排比用得荡气回肠,有如天成,赏评语言精妙不失空灵,情感真挚不失厚重,可谓深懂薛涛,深懂作者,深得其中三味也。读来令人感同身受,心有戚戚而又如饮甘怡。美文推荐共赏!感谢赐稿秋月菊韵,祝创作愉快! (龙在江湖)
1 楼 文友: 201 -05-18 00:01:46 欣赏作者饱含浓情的美文,问好秋叶,祝写作愉快!
2 楼 文友: 201 -05-18 00:19:06 欣赏美文,也欣赏美按!相得益彰,鼓掌!!! 文学陶冶情操,文字净化灵魂。
 楼 文友: 201 -05-18 10:4 :59 欣赏美文。中肯且带感情的赏析,难为你了。
4 楼 文友: 2015-02-22 11:51:52 拜读,欣赏,学习。值此2015年新春佳节之际,我向您及众编辑众文友拜年!祝您和众编辑众文友新春愉快,身体健康,阖家幸福,万事顺心如意! 本人爱好文学创作,已写近千首诗歌和其它作品,望大家能多关注我,支持我。动脉粥样硬化看哪科
月经血不畅是什么原因
哪些方法活血止痛
冠心病的护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