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冬夜漫步在河畔小路上原创略

发布时间:2020-10-16 15:14:00
冬夜,漫步在河畔小路上(原创)

冬夜,漫步在河畔的雪路上。

唐山,2018年的第一场雪,终究在人们的期待中,在一月下旬的1夜间,悄然而至。皑皑白雪覆盖了大地,万物披上了银装。

夜晚,独自踏上了河边的小路。一边是波光粼粼的河水,一边树木林立路旁,中间用鹅卵石和方石板铺成的路面上,大都仍被薄雪遮盖着。脚踩到雪上,隐隐听到“沙沙”的声响。

本人刚刚超过两位边聊边走的老者,忽见迎面跑来1名身穿浅色运动衣的年轻人。他匆匆地从我身旁跑过时,不但伴着“咚咚”的脚步声,还模糊看见从他嘴中,呼出的白色气味。

以往气温稍暖些时,河边水泥或漆木制作的安全防护栏旁,每隔几十米,就会见到有垂钓的人们。但今晚走过的一段河边,却没看到他们的身影(听说天太冷,鱼儿不爱吃食)不过,钓鱼的的不见了;捞鱼的出现了。只见他身材不高,头戴装有照明灯的“矿工帽”手提用长杆和尼龙网兜制作的捞鱼“家伙”正走走停停地沿河“巡查”或舞动着“家伙”忙活着。

走着,走着,不但两岸的风景在变换;刚才还微波荡漾的河水,转眼河面已被封冻,似雪如霜白茫茫一片。走近仔细观瞧,有些河段的河面上,留下了横穿和逗留顽耍的脚印。我边看边想,这些不管是为“抄近道”还是“图好玩”的人们当中,最初登上冰面的那位,还真需要有胆量。正想着这些时,对面河岸上,走来了一对年轻人。他俩手牵着手,边走边说边笑,一点都没看出有“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感觉。仿佛不是步行在冰层下水深没人的河面上,而更似“如履平地”

还有些地方,显现的似滑冰爱好者开出的“天然溜冰场”冬阳普照的午后,这里或许就是滑冰者表演和锻炼的舞台,一派朝气蓬勃、喧嚣热烈;而此刻,这里寒风嗖嗖,一片空荡,且静悄悄。

沿着岸边每隔千8百米,就有一座桥。每座桥的下面的河堤上或桥上附近,大都有块近似于羽毛球场地大小的空场。其它季节,尤其是盛夏的夜晚,有伴着音乐跳“广场舞”和“交谊舞”的,有踢毽子的,有唱卡拉OK的,还有很多围观凑热闹的,总之,这些空场都是人多又热烈的地方。严冬尾月的寒夜,这样的场地,大部分真成了冷清的“空场”但在河岸上,有一处和篮球场差不多大小的空地上,灯光明亮,乐曲声很响,一群女同胞们正伴着乐曲,翩翩起舞。这就是遍及江南塞北、大街小巷,乃至已“舞出国门”的“广场舞”原以为舞者都是“清一色”的女士们,近处经过时,才发现居然有个别男士“混迹”其中。但他们与她们一起,无论是着装,还是踢腿扭腰做动作,一眼就能看是出“另类”“广场舞”可以跳得自然、轻盈、舒展、奔放,也可能模仿得僵硬、笨拙、不协调,乃至难免动作“滑稽”搞笑。“圈子不同,不可强融”或许这儿也适用吧。但不管舞姿如何,能手脚并用,全身活动,特别是心情好,也能到达健身和愉悦的目的。

我边走,边看,边想,这冬夜河畔,不同的河段,不但出现了不一样的风景;而且不同的人们,也表现出各自的寻求和风采。

何似人生。既有阴暗、失落、愁闷的日子,也有温暖、得意、快乐的时光。正是那些不同的日子,不一样的时光相连,构成了人生的岁月。虽然,许多喜怒哀乐的光阴,看似不可躲避和掌控;但很多时候,我们是能够以不同的心态做出选择,也能仰仗本身的努力去适应和改变。也许到达我们想要的那种生活样子,并不是那末难以到达。不管结果怎样,或许这个进程就是人生的常态。

河边小路上的人们,又多像人生旅途中的某些情形。许多人生活就像漫步,总是那么不紧不慢,一边行进,一边谈笑风生且欣赏着风景;他们一直按着自己的节奏步伐,走得悠闲、自在、从容。

也有人只盯着脚下的路,想着要到达的时间和地点,为此奋力地向前奔跑。无暇闲谈,也不在乎周边的情形,更顾不上领略沿途的风景。即便气喘吁吁,身心疲惫,也想着要坚持到达的目标或目的地。

还有人走走停停或一动不动似地在那里,看似独自寻思,或与同伴嘻嘻哈哈、谈古论今,但他们无时不瞄着寻觅的目标,等待着时机,随时准备“出手”收获想得到的“猎物”

日常生活中,我们所看到动与静,快与慢,得与失等,或许远非只是表现的那样情形。一心只想爬到山顶去赏风光,常常会疏忽沿途更美的风景。只顾奋力向前奔跑,就以为“先到先得”实际付出或失去的,或许更加宝贵且无从找回。有些看似“失去了”“输掉了”却成绩了另一种“收获”和“赢家”“是你的,跑不了。”“不属于你的,终究不会得到。”别总是急匆匆、老慌慌,气定神闲地尽心用力,请相信,“你的真诚不会白费”“所有的努力,终不会被孤负。”上苍早将一切都已安排好。

岸上一座座高楼灯光闪亮,河水倒映着五花八门。

河面宽阔,波光粼粼,微波荡漾。

夜空,一轮明月高悬。远望,霓虹闪亮,万家灯火通明。冰雪封冻的河面,映现出两岸色彩斑斓的光。

浩月当空,万家灯火宛如点点星光。

夜空辽阔,河面宽阔,明月高悬,远近灯光点点。

明月挂枝头,光照树丛中。

已冰冻、正在结冰与仍水波荡漾的的3种河面(连接处)的景象。

一条河流,3种状态,界限分明。

人生的岁月里,不管是忧郁悲伤的日子,还是快乐幸福的时光,有时的感受虽似很“纯洁”强烈,但总会转变。既有“否极泰来”也有“兴尽悲来”或许一切都早已注定,无需过度沉醉其中。

冰雪覆盖的河面上,清晰可见穿行顽耍的人们,留下了许多脚印。看似没啥,但首个上去“探路蹚道”的,肯定是需要些胆量的,很可能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不敢甩动双臂,迈开大步,大摇大摆地前行吧。

杂乱的脚印中,有两条并行间距不变的黑线,玩过的人们都能想到,那应是自造的“冰车”驶过留下的划痕。现今家用轿车都很普及了,还有人玩那“老玩意”可谓“手艺没丢,童心未泯”啊!

昏暗的的夜幕下,模糊看见河中央,本应都是白色的河面上,有暗色发亮似冰面的地方。光照下仔细观瞧,才看清,好像是滑冰爱好者们开出和留下的溜冰痕迹。相比上述简单横穿和顽耍的,后者不但“胆更肥”“技术含量”也更高。

忽然,河面上模糊出现的一个白点,引发我注意。我急忙用手电照向那个白色物体。光照下,我顿时惊呆了。啊,竟是只白鸽子,它独自立在冰冻的河面上。而且最让我感到震颤的是,它的两只腿好像淹没(也许是冰)在水(冻在)里。任我怎样在不同的位置,用手电光照耀,它仍然一动不动。最使我揪心的是,它身体虽像是被“冻在”了那里,但它的两眼好像正看着我,仿佛在向我求助。而我想用小石块(驱逐)它,让它飞走,但附近却没有找到。既不能再向它靠近,也没有其它办法去帮助它,真是没办法。过了一会,见它还是不动,我只能悻悻离去,心里很不是滋味。边走边想,也许是天意,希望它还活着。可我回来时,是不会再往这儿看了。

途经这条人工拦水堤坝时,想起不久前,这里还是一条水帘似“微型瀑布”“哗哗”水声耳边响的情形。此刻,已是一片冰封雪冷,寂静无声的景象。

不过季节是更替的,没有凝固不变的风景。这里很快又将冰雪消融,呈现曾有过的景象,只是我们再也没法重回那段光景。

几天以后的夜晚(2月4日立春当日)再次来到这里。不但听到了“哗哗”的流水声,而且借助手电光的照耀,看见了人工堤坝的“微型瀑布”虽然河面上的冰层还没有融化,但冰层下已“暗流涌动”冬去春来,没有什么能阻挡春暖花开。

朦胧的夜色中,又见到离岸边不远的河里,1模糊物体。用手电光1照,原来是1破旧的藤椅,摆立在冰冻的河面上。椅子下有一破布兜子,前面有一凿过的冰窟窿痕迹。明显,有垂钓者曾在这里“破冰钓过鱼”

正在我沿河岸往回返时,忽见前边的河面上有灯光晃动。我急忙赶了过去,到近前看见除有两人,正借助手电筒的光在冰面上顽耍。同时,隐隐约约还有两个黑影,正由远向这边靠近。到了眼前才看清,一前一后,有两位滑冰者,正沿着不怎么规整的冰道疾速滑行。乃至能听着冰刀与冰面摩蹭时,发出的“geng geng”的响声。

漫步的人们,从容自在,边走,边聊,边观瞧着沿途的风景。

跑步的人,从身边经过时,恍如听到了气喘吁吁和脚下传出“咚咚”的声响。

数九寒天里,坐着(被称作“看河”的)钓鱼的人们,终究不见了。但走着“巡河”捞鱼者,仍乐此不疲的忙活着。虽都是“抓鱼”但二者却有很大的辨别。垂钓者大都能一坐就是半天,乃至更长。不管风吹日晒、虫咬蚊叮,抑或夜深人静,他们仍能稳坐如钟,不会轻易离去和频换地方。他们中有很多人,钓鱼不是为了“吃”而是图“乐”据他们讲:当看到鱼漂在水面上下明显抖动时,猛地往上抬杆,看到鱼在空中活蹦乱跳时的感觉简直没法形容(“美翻了”呗)这还不是最爽的,如果往上抻杆抻不动时,那才叫最刺激。通常情况,极有可能是大鱼咬钩了,由于鱼太沉,鱼竿前部细,“力臂”太长,所以鱼钩不能抬到水面上。这时候钓鱼者,千万不能“死气白赖”用力往岸上拽,力太大,易使大鱼脱钩。要稳住,绷住(鱼)弦,沿着岸边来回漫步,直至把鱼累得没劲折腾了,再把它抻到岸上。曾见过有位垂钓者钓到一条大鱼时,因鱼太大,没能抻着鱼竿“溜鱼”反而让鱼把他给拽到了水里。还有1名新手,鱼漂下沉后,拽不动鱼竿,便大喊大叫,喜不自禁。他由于抻竿用力过猛,脚下一滑,连人带竿滚到了水中。被同伴和旁边的人,把他拽到岸上成了“落汤鸡”时,仍在为眼看到手的大鱼,还未见着影儿就跑了,还让自己当众出丑,耿耿于怀和老大的遗憾。

也许得意忘形与兴尽悲来,只有咫尺之遥。

还有些已到了“有地步”的垂钓者,他们还会把“辛辛苦苦”钓到的鱼,再“放生”让许多外人觉得简直“不可思议”其实,是旁观者不懂也体会不到,钓鱼真正的乐趣何在。也许那才是真正快乐萧洒地享受进程。

望着“捞鱼者”乐此不疲离去的背影,想到他忙活“半宿”捞到巴掌大小的鱼,可能还不如市场上10块钱能买一堆那么多。图啥呢?转念又想,或许不止只是“免费美味”的一种诱惑,而且那感觉是钱买不到的。

两岸灯火,河面冰水相连。夜空清澈,远处发电厂挺立烟囱仍冒着白色的烟气。

不远处,传来一阵节奏感很强的乐曲声。1听便知,那是适合跳广场舞的乐曲。途经时,一群中老年(也有年轻些的)女同胞们正伴着乐曲,整齐奔放地跳着“正宗的广场舞”虽然十冬腊月的夜晚,寒风凛冽,雪窖冰天,但舞者们虽穿着厚装,但其实不笨拙,个个舞姿轻盈、神采飞扬,全部现场音响震耳、气氛热烈。

忽见舞蹈人群的最外边,有位男士也在随着乐曲,手脚并用地比划着。虽与身边的女同胞们混在一起,但不那么熟练的动作,及不太调和的舞姿,加上那副表情,多少显得有些滑稽。

在舞场旁边的亭子下,一排木上,坐在几位老(男)人,一边看着舞蹈的,一边聊着天。慢走都感到天冷风寒,他们坐着不动,就不觉得冷吗?

一栋栋高楼矗立,一家家灯火闪亮,两岸交相辉映,河面粼粼波光。

岸上排排高楼灯光闪亮,河水倒映出五彩缤纷的光影。

相隔不过千8百米的距离,不同的桥梁,桥下却是冰冻的河面,出现的也是另外一派景象。

在常常被雾霾困扰,人们饱受其害的重工业城市中,若望见星月照映已很少见,能用手机在同一背景中,拍出月色明亮、星光闪烁的照片就更不容易了(仔细2、请有经验的心理医生进行心理治疗。包括疏导病人的心理压力观看,读者您应能看到照片中星星吧,能瞧见几颗,那就得看您的眼力了)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类似。

虽然江河有别,但唐代诗人张若虚所写《春江花月夜》不愧被称为“孤篇压全唐”的诗作。其中的这几句诗,用来描述这儿月色朦胧的河边夜景,竟也如此贴切、形象!

春江花月夜

唐代张若虚。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滟滟随波千,何处春江无月明!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类似。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可怜楼上月徘徊,应照离人妆镜台。玉户帘中卷不去,捣衣砧上拂还来。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鸿雁长飞光不度,鱼龙潜跃水成文。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江水流春去欲尽,江潭落月复西斜。斜月沉沉藏海雾,碣石潇湘无穷路。不知乘月几人归,落月摇情满江树。

夜空如墨。

仰望点点星光闪烁。

明月高挂枝头。

河畔一片静谧萧索。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类似。

独自漫步在这寒冷寂静的河畔,抚今追昔,思绪万千。

冬夜,漫步在河边的小路上。

踏进河边的小路。

白雪覆盖在地面上。

远看座座高楼。

万家灯火闪亮。

风清云净 夜空晴朗。

一轮明月高悬。

茫茫天穹 点点星光。

身旁河流蜿蜒宽阔。

眼前,水光粼粼 微波荡漾。

不远处,冰封河冻 白雪如霜。

曲折阴暗的小路上。

有人边走边聊。

走得从容自在。

也有人边跑边喘。

跑得急切匆忙。

还有人沿着河岸。

来回巡查着水面。

搜索着目标。

随时准备将河里的鱼儿。

捕捉到自己的笼筐。

岸边一块明亮平整的空场。

一群人正伴随着乐曲。

翩翩起舞 神采飞扬。

同一条河流。

不同的河段。

出现着大不一样的境况。

何似人生的旅途。

有凄冷悲苦的日子。

也有快乐的时光。

即使相伴旅行。

走在同一路上。

每个人眼中看到的。

心灵领略和感悟的。

也是迥然不同的景象。

有人两眼只盯着前面。

总似在匆匆赶路,昼夜奔忙。

经常忽略乃至忘记了。

前行的目的和方向。

有人却像不紧不慢地漫步。

边走边聊边观赏。

从容自在地行进。

不错过美好的情境和风光。

还有人走走停停。

犹如垂钓者为寻觅新目标。

常常更换不同的地方。

享受独处的乐趣。

守候收获的期望。

纵然,时期更替,世事沧桑。

万物终有各自的归属。

不是你的,何必争抢。

属于你的,终将得偿。

冥冥之中,因果永久轮回。

没有一种努力会被孤负。

每一种真诚与善良。

都将得到应得的奖赏。

别急、别慌、别奢望。

上苍早把一切。

都已安排妥当。

宝宝着凉肚子胀气怎么办
一岁半宝宝便秘怎么办
培哚普利氨氯地平片与氨氯地平贝那普利片的区别
软肝片全疗程用药的注意事项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